日书网 > 校园小说 > 冕途 > 第两百四十六章 终章

第两百四十六章 终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 → 暂无下一章
又是一年新年,那是他们约定好每一年中要相聚的日子,无论身在何方,必回早早赶回,只为一叙。【风云阅读网.】

    一大早。

    “鹿尘,你要睡到什么时候,他们马上就过来了!”

    、夜冥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了两个J蛋,熟练的在锅底撒上一层油,只听呲啦一声,碗中的J蛋在锅面上腾起一个完美的光圈,一个色香味俱全的荷包蛋瞬间完成。

    而卧室里的鹿尘则是自动选择忽略,抬头稍稍看了下时间,不过才早上七点半,这大冬天的起早纯粹是折磨人啊!

    直到夜冥将早餐昨完,鹿尘都不见有起床的迹象,夜冥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起身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脸上却带着宠溺的笑意。

    “鹿尘?”

    “……”

    “再不起来别怪我……”夜冥说着迅速抽掉了鹿尘身上的被子,宽大略带寒气的手迅速的摸上了鹿尘的脊背。

    鹿尘身子一缩,瞬间清醒过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愤愤的说道,“你一大早的要谋杀!”

    夜冥起身,走到床柜前,打开柜子帮着鹿尘寻找合适的衣物,“不这样你怎么能这么快就起来,再说,今天他们可是都会来哦,我们要早点做好准备。”

    “他们晚上才来好吗,大家不是一起吃年夜饭?现在时间还早,让我再睡一会儿。”鹿尘打了一个哈欠,作势要拿被子继续睡觉。

    “昨晚叫你早点休息不休息。”

    “tm谁从昨晚一直做到凌晨?!”鹿尘白了一眼夜冥,咬牙切齿地说道。

    “看你表情挺享受的,我总不能让你不舒服对不对?”夜冥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鹿尘。

    鹿尘脸色一红,拉着被子蒙住了脸,不再搭理夜冥,这家伙越来越油腔滑调!

    “你是不是在邀请我帮你穿衣服……既然这样,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终于,鹿尘腾地一声坐了起来,通红着脸略带幽怨的看了一眼夜冥,夺过对方手中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往身上套。

    最早来到的,还是夜无痕和暮落泽。夜无痕依旧像个小孩似的,一进门就扑在夜冥的怀里,撒娇似的叫了一声,“哥~”

    暮落泽双手拎着大袋小袋的东西轻车熟路的将这些东西放在了储物间,一边放一边说道,“这些都是我爷爷叫我带来的,都是一些难得一见的好货,记得吃完!”

    暮落泽的脸上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经过几番辗转,他终于决定继承了墨家,将一代传奇医术发扬光大。但是,他的继承又不按部就班的继承,而是开了一家大型的地底医院。

    当然,这个医院并非在地底下,只是表面上是一家投资企业,但是内部却是一家设备齐全的医院!可想而知,这家医院并非简单的医院,凡是进入这家医院的,也并非凡人。

    妖魔鬼怪,牛鬼蛇神,光怪陆离。不过这样一家医院开设之后,生意竟然好到爆,每天去医院的‘人’络绎不绝!

    “鹿爷,你是不是提前跟我爷爷打过招呼了,我带着痕儿回去,他老人家一点不惊讶不说,餐餐有鱼不说,连院前的几条风水鱼都改成养王八了!”

    暮落泽刚开始带夜无痕回去的时候还在担心,他老人家能不能接受自己九代单传的孙子的媳妇竟然是个男人!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他老人家竟然一脸的平静,期间还不忘给夜无痕和自己夹菜。

    倒是暮落泽的父亲急了,愣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结果被暮老爷子一顿臭骂,说他迂腐,不会变通,不会与时俱进!愣是将暮落泽的父亲*得哑口无言。

    鹿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声招呼还当真说过,那时候还是因为想要暮老爷子帮助自己恢复灵力,于是带着夜无痕找到了暮落泽的老家,没想到这Y差阳错间还真的让老爷子做好了心里准备。

    “百里莫,你能再墨迹点吗?”门口传来卞白绝不悦的声音。

    “白白,我实在是看不见路啊!”暮落泽的声音带着一丝丝委屈,“你看我手里这么多东西呢。”

    “我手中的东西也很多!”卞白绝不甘示弱的说道。

    几个人闻声都走到门口,只见卞白绝一手抓着一根棉花糖,另一只手上抱着一只巨大的玩具熊,身后的百里莫双手则是抱着一堆四四方方的礼盒,礼盒的身高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

    “无痕,给你!新年快乐!”卞白绝将手中的娃娃往夜无痕手里一塞,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一根糖葫芦,“给,刚刚楼下买的。”

    夜无痕兴奋的接过对方的礼物,年纪最小的他总是在这一天受到很多的关照,这也是他为什么特别希望年三十的到来。

    “你干嘛买那么多东西?”

    鹿尘接过百里莫手中的礼盒,这一个个包装精美的礼盒中不知道藏了什么。

    “这是给你们每个人准备的精美内K!”百里莫忽略众人脸上不正常的红晕,继续说道,“你可别小看着包装啊,里面学问深着呢,我昨晚愣是通宵将这些炸药包一个个还原成现在的模样!”

    “炸药包?”鹿尘疑惑的看了一眼百里莫。

    “难怪我说我包装的怎么都不见了,原来都被你拆了!”卞白绝说着朝着百里莫扑去。

    “白白,你包装的也十分完美,真的!一点都不像炸药包!”百里莫摊开手掌做着投降状,在房间里躲避着卞白绝的追捕。

    “好热闹啊!看来我们是赶巧了!”

    听到声音,卞白绝立刻停下追逐,朝着门口跑去,而来人正是鬼影。

    卞白绝一把扑在对方的怀里,眼中眸光闪烁,“鬼影,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鬼影笑着摸了摸对方的脑袋,眼神里依旧带着宠溺。

    卞白绝不理会对面的巫宁眼神中**L的威胁,故意将脸放在鬼影的身上蹭了蹭,“今晚我们一起睡吧,我们好久没有聊聊天了,我想知道你这一年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

    身后的巫宁瞪大了双眼,而卞白绝就差没有当着对方的面朝他做一个鬼脸了。

    鬼影刚要说好,但是看了看身边气场不对的百里莫和巫宁,为难的摇了摇头,“要不,我们四个一起?”

    “不行!”

    “不行!”

    百里莫和巫宁同时将面前的两个人拉开,继续下去指不定这两个笨蛋闹出什么啼笑皆非的笑话。

    夜冥和暮落泽熟练的准备的丰富的晚餐,他们好久没有合作了,没想到竟然一点也不陌生。

    “没想到一年不见,厨艺又上涨啊。”暮落泽笑着将锅中的可乐J翅倒在碗里,而夜冥在自己的菜中加了几片葱花之后,顺手给暮落泽手中的J翅撒了一片。

    “没办法,家里这个九级生活残疾需要我照顾呢,话说你也的厨艺也越来越进步了。”

    夜冥颠了颠锅,翻炒间又一道菜起锅了,整个厨房都充满了食物的香味。

    “彼此彼此。”

    两个人相视一笑,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不然门外的两个馋猫又该说饿了。

    隐约间,桌上的J翅少了一只,随即,桌上出现了J翅的残骸,紧接着,刚刚出锅的螃蟹少了一只蟹脚,只听一声声清脆的声响,蟹脚只留下了一个空壳。

    鹿尘对着卞白绝使了一个眼色,卞白绝点点头,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往一边走去。两个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了桌子的两边,猛地抽走了客厅上的地毯。

    只听扑通一声,好像又什么重物摔到的声音,但是客厅上并无其他人身影。

    “诶呀呀,还不现出原形,这是*小爷我使用绝招啊~暮落泽!”鹿尘故作凶狠的说道。

    “来了。”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暮落泽手中端着一杯艳紫色的Y体,中间还掺杂着几缕鲜红,“不知道何方妖怪胆敢擅自闯进来,试试我的新作品!”

    “别!”

    客厅上突然响起一声哀求的声音,“我不就偷吃了几个菜吗,至于吗?‘

    花弄影终于从他的结界中走了出来,几年不见,花弄影的结界术越来越高,现在完全不用隐身符纸就能很好掩藏自己的气息和灵力。

    “叫你隐身!”一边的夜无痕扑到花弄影身上,狠狠的说道,“你迟到了,待会罚你不准吃饭!”

    花弄影看了一眼时间,苦笑道,“是你们早到了好吗,明明约定的时间是下午六点,可是现在才下午五点啊!”

    “那……你没有给我们带礼物,罚你不准吃饭!”夜无痕想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好了,痕儿,原谅他吧。”暮落泽走了过来,将夜无痕拉开。

    花弄影一脸感激的看着暮落泽,却不料对方开口,“惩罚你喝下我手里这杯‘佳酿’!”

    “那个无痕,你想要什么礼物?大的小的?游龙还是貔貅,你说,哥给你买……”

    众人忍俊不禁,客厅中其乐融融。现在只剩下天罡和地煞两个人了。

    两个人去年的时候并没有到来,这两年内音讯全无。他们两个人从小生活在妖界,并不熟悉外界的事物,自上次妖界一事之后,两个人选择离开,从此自后,了无音讯。

    晚饭后,天罡和地煞终究没有出现,但是,大家把酒言欢,无所不谈,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晚饭后,卞白绝和夜无痕都吵着要去放礼花,既然那他们喜欢,也便随着他们去了。

    五彩的烟花在阳台上绽放,手中的仙女棒更是色彩斑斓,他们笑着跳着,脸上都是久违的无尽的喜悦。

    突然,夜空的东方两道金光闪过,直直的划过漆黑的夜空。

    “看,流星!”夜无痕指着天空说道。“赶紧许愿!”

    “笨蛋,那是陨石啦,你许愿成功的几率都来不及流星落地的几率呢!”鹿尘忍不住泼冷水道。

    “鹿尘,貌似陨石落地的几率确实很高。”夜冥的声音带着一丝诧异,眼睛却盯着上方看。

    鹿尘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却见两道星光直直的朝着他们下落来。

    “我去,不是吧!新年竟然给我这么大的礼物!”

    鹿尘惊叫着跳到了一旁,只听一阵闷雷的声响,四周硝烟弥漫,鹿尘拿着手扫了扫眼前的白雾,却见刚刚陨石掉落的地方竟然站着两个人!

    等到烟雾完全消散,众人才看清,刚刚那两道金光根本不是什么陨石,而是天罡和地煞!

    “你们两个的出场方式当真牛啊,简直惊艳了读者的眼!”花弄影感叹着,暗暗叹息自己刚刚出场方式太lo没创意。

    “抱歉,我们现在居住的地方交通不方便。”天罡抱歉似的笑笑,却见众人都不坏好意的朝他们走来。

    地煞将天罡往身后一拽,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霸气,“有什么冲我来!”

    、“嘭”“嘭”“嘭”

    不知何时,众人手上纷纷拿起了一瓶香槟,刺激的Y体从瓶口喷薄而出,浸湿了人们一身。

    那一夜,不醉不归;那一夜,席地而卧;那一夜,相拥而眠。

    众人都已经微醺,安静的坐在天台上,笑看霓虹人生。

    “夜冥,跟我在一起,你可曾后悔?”鹿尘枕在夜冥的肩上,痴痴的说道。

    “悔。”夜冥充满磁性的声音直直的传入鹿尘的耳朵。

    鹿尘挣扎的坐起,眼神中略带不安,“你说……什么?”

    夜冥温柔的捧起鹿尘的脸,双眸中满是柔情,轻声道,“到现在我竟还不能让你完全相信我,我悔;到现在我还不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我悔;没能将你十里红妆,轰轰烈烈娶你进门,我悔!”

    “笨蛋!”鹿尘浅笑一声,眼眸氤氲。

    双唇轻碰,一吻天荒。从此天涯海角,与君相伴。
上一章章节列表 → 暂无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