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武侠仙侠 > 剑与征途 > 第二卷 玲珑阁,绝杀贴 第六十五章 无处去

第二卷 玲珑阁,绝杀贴 第六十五章 无处去

在那一场大雪过后,陵平城中气温的降低便一发不可收拾,彻底滑入了冰冷的漩涡,直到这腊月最后时分,喜庆的春节将至,天空中又无端地降下雪来,白雪覆盖冰雕,柔软与冷硬结合,更是完美地体现了凛冽的严寒,使得冬季彻底进入了**。

    赵楷行走在人迹稀少的长街上,大雪初来,行人尽皆匆匆,人们大都受不住这寒冷,哪怕棉袄加身,尽量蜷缩着身子,但满目的白色仍然可谓吓人的利器,所有人都尽量快速地往家中赶去,口鼻处溢出的热气给这冰冷人间带来了温暖和生机。

    她小声地嘟囔道:“等着吧,到时候你吃了我做的饭,又进了我的家门,就别想跑了,以后有你好受的。”

    赵楷所言不错,这妮子还是很记仇的。

    很明显的,秦渐尘又一次回忆起了与赵楷几番对战时受到的打击,这才产生了捉弄的心思。

    只是赵楷只顾着欣赏雪景了,秦渐尘的小黄伞又有意无意地遮盖住自己的面庞,导致的结果就是赵楷未能发现秦渐尘得意而邪魅的笑容。

    所以说赵楷最终还是抵不住美食的诱惑,揉着自己咕咕直叫的肚子,跟在秦渐尘身边往远处的一处小巷行去。

    但面对着对方审视的眼神,他还是尴尬地不住咳嗽,要是让秦渐尘知道自己刚刚在回想她的男人做派,想必别说去吃饭,很快自己就要被碎尸万段了,索性赵楷凭借着他的厚脸皮躲过了这一劫。

    秦渐尘一番宽慰,赵楷反而更加尴尬了,都已经将忸怩进化到了害羞的地步,然而军中袍泽的情谊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挺管用的,赵楷想着秦渐尘拼命作战时的蛮横状态,也就渐渐放下自己的那番无名悸动,望着秦渐尘的眼神也回复了正常。

    “你别多想,就是来我家里吃个饭,再说了到了我家我父母看你这么年轻,自然也就把你当做我的弟弟看待了,这有个什么的。”

    其实赵楷不知道的是,秦渐尘是没有变的,无非就是打扮的风格转换了一下,起了变化的是只赵楷看待秦渐尘的感觉,简而言之就是,以前赵楷是把秦渐尘当成兄弟袍泽看待的,如今却发觉了对方的异性身份,而且还挺有魅力的。

    秦渐尘看着赵楷不同以往的一副扭捏作态,笑得就更加放肆了,她简直就是要把近几日的欢乐一股脑全部给发泄出来,但偏偏看到对方这副模样,赵楷就更加觉得现在的秦渐尘与那个军营里的女子不大相同了。

    赵楷肚子一软心一横正要答应,却又为短暂的清醒给克制住了,自己一个男人去对方女子的家中不太妥吧,作为一个常年沉浸在武道和知识的海洋里的不同男女之情的呆子,赵楷有些拿不准主意了,他自己也感觉这一番思想挺莫名其妙的,但还是迈不过那道坎。

    赵楷这才把视线放到对方手中,女子一手举着一把黄黄的油纸伞,另一只手拎着一个大布兜,透过兜口能看到里边全部是买来的食物,除了些许的熟食之外,还有许许多多蔬菜肉类,看这副模样秦渐尘还是个做饭的好手。

    秦渐尘莞尔一笑,大大方方地说道:“怎么着,你不回家吗?我看你嘀嘀咕咕地说中午吃什么,要不然就中午来我家尝尝我的手艺?”

    赵楷眼光追随着长髫的浮动而偏移,一时又愣了神,秦渐尘这番朴素却清丽的农家打扮确实给赵楷吓了一跳,这也不能怪赵楷没定力,秦渐尘在军队中英气勃勃的,与如今简直成了两副面孔,况且这种小家碧玉的美人赵楷也难得一见,由不得他不惊叹。

    赵楷看了看对方的衣着,与自己一样还是先锋营分发的棉袄加身,但不同于军中的英气打扮,如今的秦渐尘长发挽起,一个素色的布带将其盘成如今大楚正时兴的朝天髫发型,布带的浮动伴随着长髫最后边两个带起的尾巴一块显露出一种独特的风情,女子俏丽的容颜上消去英气,配上笑颜,反而多了几分可爱。

    秦渐尘一脸疑惑地望向赵楷,如实回答了问题,“我家就住凌平啊。欸,这么说,你这个春节不回家过?”

    “你难道也没回家?”

    女子的嗓音清脆悦耳,赵楷也缓过劲来,他是没想到自己会在此时此地碰上秦渐尘,她不应该回家了吗?赵楷心里这样想着,也就问了出来。

    “你傻乎乎地在雪地里瞎逛荡啥呢?”

    只是当赵楷看向正主的时候,疑惑便也消解,但同时他也愣住了。

    背后人拍得很轻,赵楷扭过头去第一眼看见的是对方细腻柔软的白嫩玉指,那是一双女人的手指,赵楷对陌生人的戒备是打心眼里刻上的,所以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放下绷着的心弦,但是如今却是在戒备中难得的升起了一种若有若无的熟悉之感。

    只是思考似乎不太容易停下来了,因为赵楷又在选择中添加上了当地特色的大肠面一项,雪地中的赵楷就这样没个目的继续闲逛,要不是身后有人实在看不下去,打断了他的神思,真不知道赵楷还要在这种选项不断添加的美食选择中迷失多久。

    “王记的烧鹅挺香的,但是李家的汤饼也不错,怎么选呢?”赵楷嘀嘀咕咕地还转着圈,在这大雪天里披个蓑衣行为举动倒跟个二傻子似的,反正周围无人,他索性随着心走,也不怕暴露此番幼稚的举动。

    等身子上的重量骤然一轻,赵楷也算放下了一个心中所念,开始准备考虑今天的午饭。

    这空间法宝是先锋营配发给少年们的大手笔,形状是最为常见的戒指模样,虽然等级属于最低级的存在,能够拥有的空间也是颇小,但对于这些少年来说还是属于需要藏起来勿要引人注目的宝贝。

    赵楷走街串巷的,逛了很多家商铺,也采购了许多的货物,肩膀上的包裹愈来愈重,到得最后赵楷两边腋下夹着两个装补品和酒水的包裹,肩上又扛着一个装衣服和鞭炮的大包裹,只是他也怕雪水将其弄得潮湿,就在没人的地方悄悄将其装入他的空间法宝里。

    积雪愈深,又下个不停,脚印从印上再到被新雪覆盖仅仅是数十息时间,赵楷就近买了蓑衣,直接披在身上,有了阻挡风雪的工具,也就更没有回客栈的想法了。

    因为天魔降世荼毒四方的原因,城中人口少了数成,朝廷拨款也算是及时充裕,城中官员尽心抚慰民心,平等地分配粮食衣物,路上再不见饿殍乞丐,所有幸存者都能在重建的新家中躲避风雪,尽享温暖。

    城中商铺喜庆地营着业,人们面上洋溢着充满生机的笑颜,这次的春节所有幸存者们都格外珍惜,毫无疑问他们会比往年更加虔诚地祈求来年的富足安乐。

    当然了就这几日他还准备去看望一下甲字营的情况,多买些补品或者好酒都是必须的,昨日彭九已经先他一步直接去了,毕竟人家还要赶脚往紫阳城去,可等不及磨蹭的赵楷。

    除此之外他甚至还想着买一撮鞭炮,到时候找个人少的地方自己来个爆竹声声除旧岁,这样也算是他给自己过了个年。

    他是这样想的,毕竟新年除旧岁,他准备将自己一身行头全部换新,虽然棉袄棉裤棉鞋还是先锋营发放的保暖良品,但也算是今年末尾的旧东西了,更别说身上的包裹,各种器物都是从影杀殿地下带出来的,也到了该换新的时候。

    不过说起来现在的赵楷也不算是没目的的闲逛,毕竟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四了,他也想着要采购些东西,点缀一下这一个人过的孤独的春节。

    索性赵楷就在陵平找了家客栈住下,每日闲逛解闷,品尝品尝美食佳肴,欣赏欣赏人间烟火气,也算是不浪费难得的休假时光。

    哪怕是彭九这种混杂在少年群里的中年闲散浪人,也往紫阳城找他弟弟过节去了,唯独赵楷一人无地方可去,其实离家的关系也已经打通一二,不过毕竟是个假身份,他出现一次,露马脚的几率就会增加,再想到进入离家后必定会出现的种种需要应付场合,赵楷就头疼不已。

    自昨日起曲煌就给先锋营的军士们放了假,大家都是从陵平附近征派过来的人手,最远也走不出龙尧州,半月的时间大都也够回家一趟,这算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福利被实现,喜悦的心情很快便占满了众人心头,督促着他们收拾包裹,轻装简行地往家中赶。

    不同于旁人,赵楷出门就是为了闲逛,而且他也不畏惧这种程度的严寒,大雪挥洒人间,对于其他人来说是骇人的冬老虎在发威,但对于赵楷而言,反而成就了他游荡的兴致。

    赵楷这个时候思想防空,只听得好像是有人在说话,就问了一嘴:“你跟我说话呢?”

    “没有,你听错了。”秦渐尘镇定自若地回复道,短短的时间内,为讨回颜面而制定出的大致计划已经完成了。请牢记:百合,网址手机版  电脑版,百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