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武侠仙侠 > 魔罗剑神 > 第九十四章不知所云

第九十四章不知所云

京都、天守阁。

    丰臣秀吉正在接见从奥州赶来的大名——伊达政宗。

    这个被称为奥州独眼龙的男人、这个曾许下‘愿早生二十年成就信长般霸业’的豪言壮语的男人,如今却像一只猫咪一般瑟瑟发抖的跪在秀吉面前。

    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便是他从奥州带来的棺材。

    “伊达君,听说你最近跟佳康君走的很近,可有这回事?伊达君?伊达君!!”

    伊达政宗抖的厉害,丝毫没有听到丰臣秀吉所说的话,曾经想染指天下的梦想瞬间沦为了泡影。不知为何,眼前的这个男人成了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而大山后面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天下!

    ‘飞鸟时有尽、高山不可越!’这句话在伊达政宗脑海里不住盘旋,如同一个天下至理印刻在了脑海里。

    丰臣秀吉微微怒道:“伊达君,你不回答可是默认了?!”

    他已经害怕到听不见任何声音了,所剩的一只独眼呆滞的瞧着秀吉,那从心底里涌现的惧意跃然于眼中。

    秀吉自然瞧出了他的恐惧,这种恐惧令他既自满又失落。

    自满的是他的威严已足以摄人心魄,失落的是连鼎鼎大名‘奥州的独眼龙’都对他惧怕至此,实在无聊的很。

    他稍稍叹了口气,坐直了身子站了起来,脚步不紧不慢的向伊达政宗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伊达政宗默然数着,此刻他若不做些什么便会被这股威严吓晕过去,可他又不知自己能做些什么,只能这般数着。

    秀吉绕到了他的背后,不发出丝毫的声响,就悄悄立在他的身后。

    “他要杀了我?!”伊达政宗心中呐喊。

    “他怕我反抗所以故意绕到我背后,就是要趁我不备痛下杀手?不!不会!他没必要这么做,他要杀我根本用不到自己动手,只要一句话,只要他说一句话自然会有人替他杀了我。”

    汗水一颗一颗从他面上滑落,没过多久全身便已被汗水浸透了。

    他素来自负,喜欢别人羡慕的眼光,从小时候起他便酷爱华丽的服装,只有这样才能在众人之中鹤立鸡群,让人一眼便认出自己。

    伊达政宗心中忽而了然,“我明白他的意思了,这个猴子一般的男人站在我的身后,他是想告诉我,我的命他随时都能拿走!他是想告诉我,总有一把刀悬在我的背后!真是个精于算计的家伙,我都不知哪一刻,他的刀会落下!”

    伊达政宗恐惧着,恐惧着他身后的男子更恐惧着这个男子的手中刀。

    而这个男子手里并没有真拿着刀,而这样反而更加恐怖,只要他一声令下,自有百人、千人、万人会手拿斧钺将自己剁成肉泥。

    丰臣秀吉看着他的后背,突然干笑了两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走到他身后仔细打量着棺材。

    秀吉左面敲一敲右面摸一摸,就像在挑选棺材一般。

    秀吉开口问道:“这棺材你准备了多久?”

    伊达政宗战战兢兢的将身体挪了过来正对着他说道:“不久,仓促之下只准备了半个月。”

    “半个月?奥州果然是人杰地灵、物产丰美之地,似这等棺材我在京都都少见的很,看来这些年陆奥地区在你的统治下发展的不错啊。”

    伊达政宗听出话外之音,以头抢地,“托关白大人洪福,近些年奥州境内风调雨顺粮食丰收,国力强盛,今后我每年多加十万石粮食送给关白大人,寥表心意。”

    十万石粮食,这是日本某些小国几年的收成,伊达政宗狮子大开口般的许诺就是怕这十万石粮食保不住自己的性命!

    秀吉笑了笑道:“果然是不世出的人杰,十万石,真是个不小的数目。不过,我丰臣秀吉富有天下会差你这十万石粮食吗?!”

    伊达政宗懵了,连十万石粮食都堵不上这头雄狮的大口,实不知他究竟想要多少。

    他狠下心来,咬了咬牙,试探着问道:“要不三十万石?”

    三十万石对他来说近乎是陆奥地区一半以上的收成,将这些粮食全部贡献出去,陆奥地区所有人民都吃不饱饭,几乎能将伊达家几代经营的繁荣国度一夜变成贫瘠之地。

    丰臣秀吉吃惊的看了看他,他也知道三十万石对伊达政宗意味着什么,他这一生见过许多心狠手辣之人,纵使是当年的织田信长也没有他这般凶狠。

    “堵上祖宗基业保全性命吗?看他也不是个怕死之辈,怎么会做出如此之事?”

    丰臣秀吉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就算你给我五十万石,对我又有何用?”

    “这……”秀吉确实把伊达政宗逼到了绝境,伊达政宗崇尚中华文化,他本想学着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只要保全性命回到陆奥境内便有无限可能。

    “难道他识破了我的心思?丰臣秀吉,果然厉害!”

    他心中想着,嘴上丝毫不敢表露,“关白大人想要多少?难道我堵上奥州的未来还是不能保留一命吗?”

    丰臣秀吉笑了笑,此等手段之人确实是个人才,他现在已经起了爱才之心了。

    他重重拍了一下棺材,转身回到位子上坐了下去,眼神一瞟,身侧重臣石田三成立即领会意味,附耳上前听秀吉吩咐。

    伊达政宗只见石田三成嘴角轻轻一弯,心里“咯噔”一声,“不好!看来他们要斩草除根,看来我今日连切腹的机会都没有了!”

    石田三成躬了躬身子,走强前来扶起伊达政宗,“伊达大人远道而来舟车劳顿辛苦了!关白大人告诉我,您治理奥州有功,奥州的繁荣皆是您与祖上几代共同努力的结果,当然除了应缴的粮食外,其余的还都是您的。”

    “那关白大人的意思是……”

    “关白大人是想要你手下的一只部队,听说您的铁炮队纵横天下从无敌手,铁炮与战马结合既有机动性又有杀伤力,比寻常部队要强几个层次。只要您交出这只部队,关白大人便既往不咎还有大大的封赏。”

    铁炮队乃是伊达政宗的命脉,也是他能够称雄奥州的资本。这只部队自他接掌奥州之时便已筹措,十几年来的经营扩建这才有了现在的规模,可以说这只部队是他毕生努力之所在,比要他三十万石粮食还要致命!

    石田三成死死盯着他,那双眼睛仿佛能杀死人,仿佛他若不应,便能令他顷刻间死在当场。

    伊达政宗心中犹疑不定,一会看看石田三成一会又看看丰臣秀吉,他多么希望天上落下个雷劈中丰臣秀吉,让这件事出现转机。

    当然,晴天霹雳恰好劈中丰臣秀吉的事肯定不会出现,可这件事却真的出现了转机。

    丰臣秀吉不知为何心口猛然疼痛,几乎疼的直不起腰来。

    石田三成愣了一下,赶忙扶起了他口中大呼:“医生!医生!快,传人叫医生!”

    “好机会!”伊达政宗心道。

    他趁乱向石田三成问道:“关白大人这般,我可否先行告退?”

    石田三成还哪有空搭理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伊达政宗入获大赦,将棺材扔在那非也似的跑了,临了偷摸说了一句,“这棺材还是留给丰臣秀吉你自己吧!”

    丰臣秀吉忽而心头巨痛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安土桃山之鬼’,佐佐木小次郎。

    就在他被电蛇烧焦的一瞬,秀吉浑身如遭雷击,心口血肉纠集在了一起,痛的连嘴唇都咬破了。

    不出片刻,一众医生尽皆赶了过来,在秀吉身前跪了一排。他们也从未见过丰臣秀吉这般神色,只见他脸色惨白的如同一张白纸比起死人也好不了多少。

    那一众医生尽皆吓的哆嗦了,手忙脚乱一顿忙活竟无一人能诊出什么病症。

    丰臣秀吉大喘一口,推开众人骂道:“滚!都给我滚!”

    石田三成一听,立时喝退众人回身禀道:“关白大人,我先行退下,若有需要再来唤我。”

    秀吉喘息不止,轻轻点了点头。

    石田三成刚走,忽而一阵风吹来,凭空之中卷起一阵黑雾,不大一会黑雾之中出现了一个穿着道袍的和尚。

    那和尚见得情况危急,伸出二指在秀吉身上连点几下,这才令他缓和过来。

    “看来那人出事了!”丰臣秀吉喘着粗气说道。

    “不错!我刚刚得知,他被‘鬼夜斩首’的姑获鸟所引来的天劫击的半死不活,现在已经快被烧成焦炭了。”

    “这......茨木童子是怎么做事的,怎么能被区区姑获鸟给算计了。”

    穿着道袍的和尚捶足顿胸,哀叹道:“茨木童子与他见过面,怕被他认出来故而不敢太过帮衬,大天狗去的晚了,这才......”

    “胡闹!大天狗怎比得上茨木童子的妖力雄厚,看来茨木童子皮该紧紧了!”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教训于他。”穿着道袍的和尚束手束脚,生怕丰臣秀吉出点什么岔子。

    他又自行缓和一会儿,突然身体一震,一股寒冷之气贯通身体冻得他瑟瑟发抖,骂道:“这他娘的又是什么情况?!!”

    穿着道袍的僧人急忙掐指一算,登时面色一紧愣在当场。

    “到底是什么情况?怎的我这般寒冷?”

    “是雪女,他不小心把小次郎给冻上了。”

    丰臣秀吉实在抵受不住,当即啐了一口,“他娘的,这老娘们儿想干什么?”

    “她......失手了,马虎所致。”

    不大一会儿,秀吉冰冷顿消,身体一松神情也好了许多。

    穿着道袍的僧人问道:“你没什么事吧。”

    秀吉缓了一缓又盘膝顺气这才说道:“没事了,他若不受此重伤我亦不会有此反应。不过经过此事看来,‘百鬼夜行’和安倍家都是一群废物,以后大事你多替我盯着点!”

    秀吉这话既有命令口吻也没含着什么好气,按理说以他的实力能想戏耍畜生一般戏耍安倍小三和茨木童子,完全没必要对区区一个凡人这般乖巧。唯一能够解释的便是丰臣秀吉的实力远远高于他,高到了令他难以企及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