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武侠仙侠 > 凭刀行 > 第十八章 她一直便是如此

第十八章 她一直便是如此

临近大离王朝国都百里之外的一座城池前,有三人游荡至此,一人一身破衣腰间挂这个酒葫芦

    剩余二人,皆为一身素衣,在老者身后的男子开口说道“师傅,我们,到哪了?”

    最前方老者灌了口酒葫芦里的酒,酒气熏熏的开口说道“此地名为戏州城”

    像是等待自己身后徒弟开口询问似的,老者故意卖了个关子,转头望向身后自己这弟子

    殊不知身后的弟子开口说道“听家中长辈提起过,戏州之内,以戏为传承,戏州城算是独一份了”

    看着自己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弟子,陆鸣有些不知是开心还是难过

    “教你的剑意,学得几分了?”陆鸣脸色有些不好看的刁难说道

    这一下把刚才那个丁家少爷的气傲直接给打压了下去,有些泄气的说道“学得三分形似了”

    “神似呢?”老头继续刁难说道

    素衣丁淼沉默不语,愣在原地

    身后书童敲了敲自己家少爷的后背,小声的说道“少..少爷,你不小心抢了陆师傅的话,所以他才会这样问你的”从小便做奴才的书童自是知道

    与人说话,更是要听人说话,才是最好

    换下锦衣玉袍的素衣丁淼,呆滞当场,像是知晓了自己的错误,接下来的一路,都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不在说话

    然而书童和陆鸣之间,说话倒是无比和谐,自是从小在丁家做事练出的修养,以至于让这个书童在下人这个位置,做的很好

    书童悄声说道“丁师傅,我家公子,从小被老爷宠的,虽懂事,可有些事情还是不太明白,若是有冒犯,还请师傅见谅”

    说了一番掏心窝子的漂亮话之后,书童转头有些紧张的看向面前陆鸣

    陆鸣表情平淡不为所动,淡然开口说道“我可教他剑术,也可教他剑意,可为人处世,我教,他也不一定想学”老人说完一笑不在言语

    书童有些呆滞,转头看了看表情自己家的公子,无奈摇头

    戏州很大,三人离着那戏州城的距离也不近,丁淼有些不可开口,身后书童读懂心意开口询问“敢问,丁师傅,我们去戏州城做什么?”

    走在山水间隙的陆鸣回头一笑“谁说要去戏州城的,只是碰巧路过罢了”

    接下来的一幕,丁家的少爷书童此生难忘

    只见本是个邋遢老头的陆鸣,此刻身上气机涌现,宛若真正的谪仙人,袖中道剑腾空而起,展现出了自己的气机之后

    山水间隙竟是晃动起来,巍峨的声音宛若从天外引发“你是!”

    ————————

    一刀斩出之后,止羡一身气机消散殆尽,让人惊叹的是,手中意中刀刃之上,竟散发着鬼气,鬼气弥漫整个内院之中

    红衣厉鬼此刻身上厉气,也是十不存一,女子缓缓恢复的意识,目光呆滞的转头看向周围,扫到身边唐正源之时,眼神定格此处

    “正源?”温纯语气,红唇轻启,声音温柔不以,像是二人刚刚认识一般

    七尺男儿的唐正源眼眸留下了泪水,接下来语气一顿一顿,她真的什么都好,哪怕是正源二字喊出,也是与以前一般温柔,她...她从来都是这样,或者说,一直都是

    情之所起,一往而深,哪怕隔绝十数年,再见面之时,她还是那个她,不论自己以前做过什么,她,依旧是那个她

    “伏儿”语气颤抖的唐正源慌忙跑上前抱住身前妇人,二人触碰,竟是出奇的透过了她的身体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太快,哪怕是身边止羡,院墙男子,都有些被感触到了

    一黑袍男子跳入院墙之中,邪魅一笑,符箓亮起光芒,妇人瞬间被光芒收进符箓之中

    “这是我的鬼物,你有何事?”黑袍男子语气沧桑,一身黑衣,不见面目,只能看到双手白皙,像是死人的那种白皙

    唐正源怒吼一声,一身气机竟是从跌入的二境重回三境,隐隐约约要破四境般

    一身气机涌动的唐正源,双手挥舞气机流转,唐家之内,充沛气机全部灌注如今他的全身

    “无用的,哪怕是撑破你的气府,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说着,两张符箓伴随黑光飞舞,符箓之中走出两道人影

    竟是唐家两位老供奉,唐正源双眸瞪的滚圆,隐隐约约有血丝浮现,气机流转继续充沛整个气府

    “既然气府装不下,那就窍穴”气机灌冲全身窍穴,唐正源一身锦衣随风而舞,身上气机竟是些许追上面前黑衣男子

    院墙之上小徒无奈说道“你这样做,最好的结果便是让自己成为废物,最坏的,你还不知道吗?”

    见面前唐正源还能坚持一会,小徒跃下院墙,双手合十呢喃道“师傅师傅,我就坏一次您的命令,无事吧?”

    像是听到小徒呢喃,铁匠铺内的雪老怪哈哈一笑“坏的好,坏的好”

    三人看似是坐在一起聊天,实则都以气机在查探唐府发生了何事,这一下,让三人更有了些乐趣

    毕竟以三人的身份,无法亲临唐府之内,若是接近,也算是坏了规矩

    “现在说坏的好,等会回去,不知道得怎么训斥徒弟”李老头悻悻然的说道

    一旁老郎中竟是破天荒的帮腔说道“也许这就是严师吧”

    雪老怪有些脸红,二人冷哼一声不在说话

    翻越下院墙的小徒,冲着内院之中一屋子内走去,走进屋子,香风扑鼻,紧接着之内便是一妇人躺在床上

    妇人容貌,竟是和刚才院外鬼物有七八分相似,“原来传闻,还是真的,这下一点都不可怜唐正源这个老东西了,风雪城两大绝美女子,都让你小子给收了”

    小徒食中二指竖起,气机流转食中二指,点在妇人眉心之上,气机流转之内,对抗妇人体内鬼气

    院外一身纯净气机,却像个疯魔的唐正源,以气机攻击面前二位供奉,愤怒让他丝毫不留情面与后手

    相比之下,一身鬼气,却像个君子的黑衣男子,二人形成不一样的极端,有些奇异

    气府被直接撑开的止羡,一刀斩出气机用尽之后,此刻气府骤然收缩,因无气机支撑,便,像是刚刚建好的房子,瞬间房倒屋塌是一般无二

    口吐鲜血的止羡,不知的是,体内气府之中高高悬挂的金色符箓,竟是给骤然收缩的气府留下了一丝空间,一丝仅剩金色符箓的空间

    手中一柄玉柄长剑的唐正源,此刻挥舞手中长剑,剑意泯然

    两位供奉甚至都换不了手,被炼做鬼物的两位供奉,实力与之前的差异太大,没过多久,便被在长剑之下魂飞魄散

    “把她,还给我!”语气愤怒的唐正源脚踏七星,气机流转,一剑刺出,一身气机全数灌注剑尖之上

    黑衣男子双指夹住长剑,手指一弯,响声之后,长剑瞬间崩碎,随之崩碎的还有唐正源的气机

    “借来之物,能发挥几分?”黑衣男子语气挑逗的说道

    “哦?若不是借来之物的话,是不是就能发挥全部了呢?”身后屋内,男子声音骤起,唐家内院角落堆放的积雪开始出现裂痕

    气机响彻内院,那些刚成鬼物的鬼魂,被这一句话震的瞬间魂飞魄散

    语气有些惊讶的黑衣男子开口说道“你...你不能坏规矩!”

    白衣小徒洒然一笑,“可我杀你,不需要规矩”

    剑为出鞘,剑意确实已围绕全身,手结剑指,以雪老怪绝技一击打出,白衣小徒,实打实的中境练气士,而且,是风雪城主人承认的练气士

    黑衣男子以鬼物抵挡剑意,剑意穿透数十鬼物,竟是丝毫不减威势

    跳过院墙的黑衣男子,慌忙逃窜

    “请,请帮我”唐正源语气虚弱不堪的说道

    小徒瞥了一眼唐正源,有些不屑,越过院墙追着黑衣男子而去

    紧接着一道声音响起,妇人从屋内走出,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双眼竟是有些不争气的留下了泪水

    “正源”语气与刚才温柔的妇人有些诧异,可面前妇人的容貌,也是绝美,与刚才有八分想象

    本来准备闭眼昏迷的止羡,此刻看着面前这么大八卦,有些不舍昏迷而去

    可最终强行坚持,还是昏迷过去

    ————————

    别院之内,道士林尘以请神术所请的白七爷,此时身上法相有些暗淡,哭丧棒挥舞,显然当下的场面,不是百鬼可以解释的

    以白无常现在的气机微弱,只能将自己哭丧棒请来部分能力,以至于用来捉鬼,都要用自己气机牵引才可

    若是拿出自己本来那哭丧棒,不用白无常出手,只许丢在这里,无论鬼魂成百上千,都会被直接引进哭丧棒内,直接被丢入轮回之中

    “小子,我可是快帮不了你了,若是简单的百鬼夜行还好,如今此地已被该为阴邪之地了,鬼物会不断的从之中滋生,我快帮不了你了”

    林尘此时本身做拱手状,开口说道“谢七爷来帮我这个散道”语气充满敬意

    白无常无奈摇头“小子,以你现在气府,若是想以请神术请我,还差得远的,重要的,是那张符,也是我欠的人情罢了”

    少年最是不知所措,身前法相彻底消散而去,只剩虚弱不堪的林尘,和身后家丁唐成,一边唐成都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一身气机十不存一的林尘,此时手持道剑冲面前鬼物劈砍而去,虽不是纯粹武夫,可道剑追随多年,通道气,触碰之处鬼物皆灰飞烟灭

    唐府之外,像是与世隔绝般被建立起了一个奇异的结界,结界内黑雾缭绕不见踪迹

    府门之外,主街之上,人潮拥挤,在人群之中,只见一绝美女子,腰束雪白长剑,腰如细柳,束起长剑,精致美观

    身边丫鬟轻掩微笑,“姐,你这阵仗,比师门那边捉山精鬼魅还大呢”

    唐欣摸了摸身边丫鬟装饰的女子的头,“小声点,你这妮子,生怕被别人听见”

    丫鬟捂嘴轻笑,不在言语,唐欣眼眸之中,有些诡异,以气机探查,她也甚是好奇为何止羡来到此地,而且气机竟达到五境,现如今竟是丝毫感受不到气机存在

    重新坐回躺椅之上的李老头感叹了一句“诶,最毒妇人心,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听到这句话之后,雪老怪表情有些变化,“李老,你的意思说,那缥缈仙子,也是如此吗?”

    老郎中哈哈一笑,抬手拍了拍雪老怪的肩膀,紧接着看向身边李老头

    向来不输人嘴上便宜的李老头,这一刻竟是被噎住了,看着身边两个老不正经,有种想拔剑出鞘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