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武侠仙侠 > 南山渡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风雨满地花满枝(十七)

第三百四十二章 风雨满地花满枝(十七)

徐澈见王一花态度绝决,轻易劝不下来,便转而向王二花问道:“二花姐姐,你也是这个心思吗?”

    王二花道:“好弟弟,就算我们肯住手,这死丫头也未必肯罢休,到时候我们姐妹俩岂不是要白挨了她的打?”

    徐澈一时语塞,只好冲苏紫叶喊道:“师姐,那你先罢手,咱们有话好说。”

    苏紫叶哪里肯依,当下也不应答,手里的双刺却越挥越快,招式也越发凌厉凶狠。

    眼看左右两方都劝不住,徐澈顿感无计可施,只得猛一咬牙,滑步抢上前去,挡在了苏紫叶的身前。

    此时苏紫叶右臂前探,正欲横刺上挑,眼前却突然出现了徐澈身影,她急忙高呼:“找死吗?快躲开!”

    徐澈本就是要阻断她的招式,哪里会让,反倒是迎上前去。然此时苏紫叶的招式已经用老,再想收回已无可能,眼看着刺尖锋刃就要戳到徐澈胸口,她陡起一脚踢向徐澈小腹,想要借此一踢化解手中一刺。

    却不料她踢出的这一脚居然落了个空,紧接着眼前一花,后背立时一阵酸麻,整个人就此动掸不得,待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被徐澈点了穴道,当下怒不可遏,大声喝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快给我解开!”

    徐澈闪身回到苏紫叶的面前,赔笑道:“师姐消消气,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犯不上一见面就拼个你死我活嘛!”说完扭头冲着身后的王家姐妹挤眉弄眼,示意她俩给个面子,陪着他说一些软话。

    王二花似乎不愿如此,轻哼一声,别过了脸去。王一花倒是极为配合,在咳嗽一声后,便冲苏紫叶说道:“好弟弟既然发话,这个面子自然是要给的,对于你刚才的出言不逊,我们也就不计较了…”

    可还不等她把话说完,便听苏紫叶啐道:“放屁!你有本事就再来跟我打过!”转面怒瞪徐澈,又叱问道:“你解是不解?”

    徐澈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局势,只觉焦头烂额,心知两边都不是轻易饶人的性格,想要劝解实非易事,可又不能不劝,只好再另寻措辞劝导。

    就在这时,忽又听王二花惊呼道:“不对呀!好弟弟,你怎么会称她为师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一旁的王一花也跟着追问道:“是啊,好弟弟,这些天你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会认了这个臭丫头做师姐?是不是她威逼你的?”

    徐澈正要张口解释,可忽又想到,若想解释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就势必牵出诸多隐私秘密,而这些隐私又实在不便说予她二人听,当下只好含糊其辞道:“我的师父与她的师父有旧,故而我称她一句师姐也不算错。”说完这一句,为防她俩再继续追问下去,又转而问道:“两位好姐姐,我可是一直在担心着你们俩的安危,但眼下看到你们平安无恙,这可真是太好了,快跟我说一说,你们后来都经历了些什么事儿?”

    不得不说,王家姐妹对于徐澈祭出的这一句甜甜的“好姐姐”全无抵抗之力,王一花立时咧嘴笑道:“我们那一日…”

    还是不等她说完,便又被苏紫叶厉声打断道:“徐澈!你这个忘恩负义之徒,我再问你一遍,你帮不帮我解穴?”

    徐澈忙道:“解,肯定解!不过在此之前,师姐得先答应我不再跟她们俩动手打架。”

    他说话的同时,右手放到了背后,冲着王家姐妹连勾数次手指。

    王一花心领神会,清了下嗓子,说道:“呃,那个…咱们从前的过节,今日就暂且放下了,毕竟此地不甚安全,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罢。”

    王二花也迎合道:“大姐说的不错,咱们就先不打了。”

    徐澈回身冲她俩眨巴了下眼睛,同时长出了口气,再转面望向苏紫叶时,又换上了可掬笑脸,说道:“师姐,那我就帮你解穴啦!”说话间右手食指快速探出,分点了她的双肩上的两穴。

    苏紫叶周身立时一松,瞬间得获自由,可接下来她飞起一脚,将身前的徐澈踹翻一旁,随后扬起双刺,再度奔向王家姐妹而去。

    徐澈慌忙从地上爬起,再想去阻拦已然不及了,只好冲着苏紫叶的背影喊道:“师姐!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苏紫叶也忙里抽闲地回了一句:“我有答应过你罢手吗?”

    徐澈不禁愕然,细细回想,发现苏紫叶果然没有出声应答过,等他再抬眼看去,只见眼前三人又交上了手。

    王一花高声叫道:“好弟弟,我可是听了你话,真是有心与她罢手

    9,可她非要寻我打架,我也不能做个木头桩子只挨打不还手,对不住啦!”

    言毕,三人便“呯呯嘭嘭”打了个热闹。

    徐澈知道劝也无用,于是就近寻了一个坐处看起热闹来,只等哪一边先吃了点亏,自己再上前去劝阻也不迟。

    他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三人下手都极重,就似是有血海深仇一般,不禁感叹道:“也不知她们从前结下了什么样的梁子,竟闹到了生死相搏的境地,待今日过后,可得向她们仔细问个清楚明白。”

    这三人又斗了数十招,苏紫叶以一敌二竟丝毫不落下风,还隐有占了上风的势头。再过数手,当她使过白凤仪的得意招式“二月风剪”后,忽见王一花躲避稍慢,右臂露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破绽,她当机立断,右手长刺直进,立时就把王一花的衣袖割破,同时也在她的臂膀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血痕。

    王一花手上吃痛,瞬间往后跃出了两个身位,只等稳住身形,勃然怒斥道:“我是瞧在好弟弟的面子上才处处让你半招!可你却借机来伤我!”又转面望向刚好赶到身旁的王二花,说道:“大妹,咱们不再让她了!”

    王二花应道:“好!咱们不让她了!”

    徐澈这才恍然,原来苏紫叶之所以能占得上风,不过是因为王家姐妹碍于自己的情面之故,若她俩之后不再相让,那苏紫叶岂不是要吃了大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