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武侠仙侠 > 雁北往 > 第一卷 风起云涌 第16章 得势侵吞远

第一卷 风起云涌 第16章 得势侵吞远

上一章章节列表 → 暂无下一章
天剑门的那一场劫难,杨开月不曾亲历。

    甚至在那时,他的家族在天剑还只是平庸的沧海一粟,与死在鬼域疯狂报复的刀剑下的那些人一样,充当着武林血雨腥风的牺牲品。

    而届时的玉生香已然凭借霍昂义妹的身份坐镇神刀堂,为了曾经同杨开月共同流落荒野时和衣而眠的君子之礼,力排众议,说服霍昂放弃天剑门,使鬼域取而代之,沦为众矢之的。

    霍昂一介粗人,何能似女儿家心思缜密?

    玉生香的一行热泪、三言两语,令他全无法招架;尤其,是一具温软皮囊凑近了,女儿香萦绕在鼻尖,心就醉了,人也昏了。

    神刀堂就这样轻易放过了唾手可得的天剑门,将矛头指向了鬼域。

    算起来各大门派围攻鬼域的始作俑者实则并非霍昂,而是看似软弱无能的一介女流,玉生香。

    眼下霍昂成了窈窈的剑下亡魂,玉生香终于敢将这一段往事向杨开月说明,只是偏又多了个叶倾楹。

    且说神刀堂暂敛了霍昂与秦恨的尸骨去,一时群龙无首,全凭着玉生香主持大局。众人聚在尹家的议事厅,尹啸云猫哭耗子似的硬挤出几滴眼泪,扼腕叹息道:

    “尹某未曾料想到时隔多年再举办武林大会,竟会致使鬼罗教与神刀堂遭此劫难,实在令人惋惜。”

    “尹庄主惋惜的恐怕不是鬼罗神刀两门的遭遇,而是未能借武林大会之由使得各门派互相残杀罢。”

    燕知欢捧起茶盏咂了一口,一句话说得颇为风凉,倒是引得座下一阵轻笑。唯恐从前霍昂活着的时候那人前人后的恭维唯恐尽是逢场作戏,到这会儿身后的幸灾乐祸才是真心实意。

    尹啸云被噎得哑口无言,只得悻悻闭了嘴。

    眼瞧着此事又要不了了之,唐礼却坐不住了。

    现如今江湖之上新人辈出,知晓当年鬼域覆灭之时的旧人或一去多年杳无音讯,或寿终正寝赴了黄泉,仅存的鬼千寒与霍昂竟在两天之内死于同一人之手,这不得不令人生疑。

    况且那名唤“窈窈”的女娃娃,拿着那样一把、像极了无锋剑的佩剑。

    “诸位,且听老朽一言。”尹啸云才落座,他便抢着站起身,一摇一摆颇为滑稽踱到议事厅正中,朝着座下拱手鞠了一礼,才继续道,“尹庄主设下武擂,是为了汇集各路英雄,比武选出新任武林至尊。虽说台上不论生死,但若非深仇大恨,大抵都会为对手留下一条命。可偏偏这位‘窈窈’姑娘招招式式毫不留情,似乎比武在次,杀人才是她头号所想。诸位,便不觉得奇怪吗?”

    杨开月听得出这话中所指,忙佯作无谓接道:

    “约莫是窈窈初入江湖,不懂得规矩罢了。”

    “那杨门主可还记得,昨日与今日她登台之时说得第一句话是甚?”

    “我记得,”不待杨开月答话,玉生香且抢先道,“那丫头只字不提‘武林至尊’之位,而是说‘我要杀你’。”

    “这就对了,”唐礼眯起双眼点点头,皮笑肉不笑道,“可见她此行,无意于夺得武林至尊之位,全为了杀人。”

    “唐长老是老糊涂了,”燕知欢不以为意冷嘲热讽,“那野丫头和鬼罗教、神刀堂无冤无仇的,凭什么就专门来杀鬼千寒与霍昂。再者说,今儿个若非唐长老你一席话将那霍昂引上来,还指不定是哪个倒霉东西登台挑战,成了剑下亡魂呢。”

    燕知欢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一字一句一贯说得不中听,幸好,她到底不是个傻子。至少,比其余一言不发的一群草包强上许多。

    这一席话是冲着唐礼,却也的确为窈窈解了围。杨开月盘算着自个儿当要向这位燕阁主道一声谢,然而恰当时来至在门外的鬼罗教弟子一行,彻底令他辩无可辩。

    仍是昨晚口口声声说着大师姐死于画骨之毒的那名弟子为首,竟在众目睽睽之下率鬼罗教众人跪在堂前,俯首道:

    “诸位前辈明察,霍堂主之死,或许另有隐情!”

    字字铿锵情真意切,并不似信口胡诌来的谎话。唐礼就势抬手一挥:

    “现下各门派掌门人皆在,你等有甚发现,但说无妨。”

    那女子默了片刻,仿佛是定了心神,跪直了身子,道:

    “方才我等查看了霍堂主的尸首,天灵盖上也存有一处细小的伤口,极像是……”

    她言及此处一顿,故意瞥了一眼尹啸云,后者当即会意,惊得瞠目结舌:

    “莫非……也是玉化龙?!”

    “正是!”

    “玉化龙?”唐礼蹙眉重复一遭,不由得亦是大惊失色,“难道鹰扬还活着?!”

    燕知欢虽听不懂他们一来一回究竟论了些什么,但瞧着唐礼这般模样忍不住嗤之以鼻:

    “看看,唐长老一张老脸都绿了。这鹰扬是何人,有甚好本事,可别把长老您吓得尿了裤子。”

    杨开月本是提着心吊着胆的,听到这儿终是跟着笑了二三声。唐礼却连驳斥都顾不上,忙托着肚子走向尹啸云,问道:

    “尹庄主,这玉化龙,从何而来?”

    尹啸云眉间浮上几分为难,叹道:

    “昨天尹某同杨门主检查鬼教主尸身之时发现其头顶有一道伤口,破开了头骨,不像是寻常兵刃所为。届时鬼罗教中有弟子怀疑乃是鬼域鹰扬所持的玉化龙重现江湖,原是无端揣测,尹某与杨门主皆未曾放在心上。如何今日霍堂主的尸首也……”

    唐礼听到这里,不知怎地,脸色居然缓和几分。他复走向那为首的鬼罗教弟子,居高临下,沉声问道:

    “瞧着你年纪不大,也认得玉化龙吗?”

    那女子眼神刹那闪躲,旋即又恢复如常,颔首道:

    “是。先教主曾与我等提过此宝物,纵不曾亲眼得见,却已耳闻其效用威力。唐长老若不信,可亲自探查霍昂堂主的尸骨。”

    “那就一并去开开眼界罢,”唐礼未应,却是燕知欢好兴致先声夺人,“早听说鬼域之中奇珍异宝不计其数,得见其中一件,也算是好福气了。”

    事已至此,杨开月自知多说无益,暗自朝着门中弟子使了一记眼色,那机灵的便趁机溜了出去,直奔叶倾楹所在的鹤悦小筑。

    这等闲事,天剑门一介名门正派本不当管。

    只是不论唐礼还是那鬼罗教弟子,皆步步为营直指鬼域。现如今同鬼域有关联的无非即是月神殿,事关叶倾楹,他就不得不管。
上一章章节列表 → 暂无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