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武侠仙侠 > 飘零剑仙 > 第一卷 极西之地 160、绝情刀(二)

第一卷 极西之地 160、绝情刀(二)

贵宾厅,李九重叹道:“自古将杀气直接引为蓄势的,只有那一人,之后动 乱数十年,一剑擎天称王称霸却血流成河,强是强了,却为我辈甚至后辈不耻。将杀气实体化,完全掌控引为臂助的也只有一人,那柄刀虽然算不上绝顶,却从本质上改变了天下豪杰对杀气的看法,勘破生死、以杀道护苍生,无愧于刀王的称号。后世多有善用杀气之人,却再无能真正触摸到刀王那种境界的,如今唐家这小子还真是令人意外呢。前途不可限量,唐家可能要再兴了!无忌,此子若真得小词儿相助,无异于如虎添翼,不心动?”

    朱无忌苦笑着摇了摇头:“要真是两厢情愿,倒也算一桩美事。可惜小词儿的心思只怕不会如了长辈的心愿。”

    “哈哈!你们老朱家,总喜欢出很多幺蛾子,不如把那些锻造的功法秘法都给共享出来,省的被人来回惦记着。”李九重打个哈哈,随口笑道。

    “你这老东西就爱说风凉话,怎么不见你把功法共享出来?”姬长青笑骂道。

    “哎?亲家都做不成了,你还帮这腔作甚?我可记得年轻时你总摁着他打屁股呢!”李九重奇道。

    朱无忌呵呵笑道:“谁说做不成,我有儿子,他有女儿。”

    “滚!”姬长青有些郁闷道,那个不听话的女儿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浪呢!现在他提都不想提,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可若大个六七岁,朱无忌心里不哆嗦,他这个当爹的还难受呢。

    “哈哈,女方大六七岁的,眼前就有一个,不少见的!我家经赋这性子还真需要个强势的老婆管管。”朱无忌倒是无所谓的道。

    李九重稍微有些不自在的晃了晃脑袋,轻声岔开话题,问道:“你们说华七同那个老东西会不会大庭广众之下动手?”

    “会!如果换作是我,会动的更猛烈些!”姬长青极其肯定的道。

    朱无忌沉思片刻,才道:“我想也会,域外穿越死亡地带的代价极大,若是姓陈,这事倒也不好办了。毕竟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七情宗也不便插手。”

    “无妨,先看看再说!”李九重漫不经心的继续道,“若是全盛状态,借助利器,他八成是会赢的。而今这小子强弩之末,内力和精力都不足以催动那柄剑,再想拿冠军,怕没什么戏了。”

    “哈哈哈,谁让他没事去买个赌彩,到头来给自己添堵。话说欧阳这个老家伙还真是个铁公鸡,拔毛不容易哟!”

    擂台旁,姬无双回头冷冷的看了眼朱经赋,极快的换成了一副笑脸:“朱大少爷,没有了雪花剑,对上无情你有几成胜算?”

    朱经赋眼睛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九成!等会儿你有种别用神兵。”

    “切!就这么点点的小心思还在爷爷面前卖弄!说不用,老子就不用!”姬无双撇撇嘴,玄冥刀是他老朱家锻造出来的,流彩霞光簦是唐家的杰作,在朱经赋面前用这两件神兵无异于资敌。

    朱经赋赶忙道:“别呀,玄冥攻守兼备,可是刺杀偷袭的绝顶武器。流彩霞光簦的九九八十一只钢针有六十四种发射阵型,分别针对不同类型的高手,不用是不是有些可惜了了?”

    “滚!干嘛学我的口吻说话!上台我一定打断你的腿!”姬无双阴狠道。

    水英毅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宿敌一般的两个七情子弟,再次摸了摸早上水灵儿给自己的红色药丸,缓缓退后...

    无情冷漠的凝视着陈剑匆,手中的刀以诡异的角度绕开了钝剑的格挡。自领悟绝情的奥义以来,同一品级之中,从未有人能够接得住这第八刀!

    对于入了品的武者而言,只要争斗攻伐都会有杀气存在,不可怕。

    然而无情的杀气不同,那几乎凝成实质的震慑能够直接割伤灵魂。多年的忘情磨练,初入品的武者,在无情的杀意前直接破胆倒毙的不在少数,可见其杀意凝实到了何种地步。

    绝情刀,本来只有八刀,又被称为绝情八刀。从第六刀开始每一刀都在前一刀的基础上融入更甚层次的奥义,六刀绝身人刀合一、七刀绝返一往无前。

    第八刀,绝情,绝天灭地,无情虽然境界不足,但几乎已经是同阶无敌。

    丐宗的贵宾厅,周通满意的点着头,这孩子自从十几年前被带回丐宗,还从未让他失望过。至少,在他周通的心中,无情从来都是最出色的丐宗子弟,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没有之一。今日,绝情刀的威力更胜从前,败一个强弩之末的对手,不存在什么悬念。周通微微的舒了口气,目光中的赞许更胜:无情,尚未入四品。

    “怎么这第八刀反而不如前面几刀?”陈剑匆嘴里嘀咕着,心中有些好奇,明明第七刀已经接近自己当前能承受的极限,第八刀却如同无根之秋草,毫无威力可言。

    他略显犹豫的微微变了变招,同时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眼无情,身体后退,缓缓的的离开绝情八刀笼罩的范围,尽力装作没事人一样问道:“既是割裂灵魂的力量,刘虎风是怎么扛过来的?”

    断刀早就发出咣当一声响,落在了擂台上,无情兀自站在旁侧,静静的看着手里的刀柄,无喜无忧。

    李九重目光中释放出一股火热,迅速蒸腾了整个贵宾厅,手里的水杯倾斜,都淌在了座位上。

    周通眉头紧锁,不多久便释然微微打开,缓缓的起身,离开了贵宾厅。

    柳清儿将一把零食狠狠的塞进嘴里,收起眼中的震撼,口中却模模糊糊的嘟噜着:“这小子的剑好诡异呀,以前怎得没发现?”

    上上下下众多高手,再次被自己的感觉欺骗。即便是欧阳桓、华七同这样的大宗长老都不例外,一个个随便跺跺脚都要震翻天的绝世高手,如今竟是全部看走了眼。眼睛有时会骗人,人的感觉一样会骗人!

    无情愣愣的站了许久,才说道:“刘虎风同样善于掌控杀气,而且已经入了四品。他虽败在了第九刀,事实上是平局,只是我运气好些。”

    “那,这第九刀...?”陈剑匆疑惑道,已经过去不短的时间,却不见无情动手,听这说辞,第九刀应当是无情刀的终极杀招。

    “我输了!”无情松手,刀柄落在了地上,说道,“第九刀称之为绝杀。我只练出些皮毛,这些皮毛用出来你我都要死。我心境不够,还不想死,所以,你赢了。”

    赢了?基本立于不败之地的无情居然认输了!陈剑匆有些意外,他已经精疲力尽,即使最普通的攻击,都已经撑不了太久。

    “希望下次,能堂堂正正决高下!”无情冷冷的看了眼陈剑匆,转身对主席台道,“那功法对我无用,认输争夺第三名。”

    华七同双手隐藏在长长的衣袖里面,不时传出一些咯吱咯吱的声响,目光中的阴狠没有丝毫掩饰的迸发出来,本来苍老的身体开始坐的笔直。

    “咳咳!陈建峰胜!”欧阳桓尴尬的咳嗽两声,十亿金元,想想都心疼。倘若他知道女儿随手将价值连城的储物腰带给送出去了,当场抽过去都不无可能,“下一场,白瑶上场,若陈建峰胜,白瑶和高远鑫争夺第二名。若陈剑匆败自动归为第二名,白瑶第一,进入七情域获取奖励。”

    台下的高远鑫冷笑不语,并没有如无情一样直接认输。

    比赛已经毫无悬念,凡是认识陈剑匆的,都知道他对白娇言听计从。只要陈剑匆开口认输,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程三笑的目光微不可察朝四周晃了晃,最终落在了观众席中的王琛身上。王琛似有感应的将目光迎了过来,又迅速转向了擂台。

    林淑云在王琛的身旁稳稳的斜着身子坐在一把椅子上,对着一旁那个灵动的少女轻声道:“去吧!”

    ----------------------------

    白娇慢慢的走到陈剑匆跟前,轻声问道:“恢复还需多久?”

    “半个时辰。”陈剑匆有些迷糊的问道,“你还要跟高远鑫打?虽说他状态不佳,可也不太好惹。”

    “你先休息。”白娇轻声对陈剑匆说道,转头看向主席台的欧阳桓,有些远,虽然声音小一些以那城主的功力也能听的清楚,但她不打算有什么表示。

    “你们中如果有人想夺冠的,得赶紧,场上那俩人是自己人,明显在放水。”不等白娇说话,欧阳桓已经开始对右侧的几人挑拨道。

    “既然他们是自己人,说明比赛已经结束,欧阳城主觉得演这出戏值得么?”华七同站起身,微微笑道,一股粘稠的力量转瞬间铺满了整个擂台,如同长了眼睛般,毫无差错的避过所有人,却将陈剑匆牢牢的束缚住,“七情宗的面子我们已经给足了,还望欧阳城主莫要多事阻拦。”谈笑间,轻描淡写的定了那少年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