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玄幻奇幻 > 霸兽纪 > 第六十四章 厂妹郑婉菲的打狗棒法

第六十四章 厂妹郑婉菲的打狗棒法

上一章章节列表 → 暂无下一章
说不出抱歉:小星的新书《万世书仙》已经成功签约,所以,本书可能会暂停更新,没有办法做到双开。实在对不起各位关注本书的书友!过几天会专门写篇文文放上来。

    ###

    刘星见劳伦斯一气之下,临时撂挑子了,说不得只有自己顶上:

    “刚刚劳伦斯凭借他的研究心得,以及聪明才智,已经帮咱们大概分析讲解,归纳总结出了现下内衣盗贼的心理特征,这对于咱们接下来的调查工作,无疑是相当之有帮助的。我意,不管那个内衣贼是出于何种原因去偷步步姐顾客的内衣,总之都是不对的。咱们不知道还好,现在,咱们‘星联盟’既然已经接下了顾客的委托任务,就必须要披荆斩棘跋山涉水,克服一切困难也要把步步姐委托给咱们的任务完成,你们说是不是?”

    “是!”

    “好!兄弟们,还记得咱们‘星联盟’最强大以及最引以为傲的能力是什么吗?”

    “执行力!”

    “很好!俗话说的好,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五万,累不累看看革命老前辈!弟兄们,不要在最能吃苦的年纪选择安逸,接下来的日子,就让咱们抛头颅洒热血,与内衣盗贼决一死战吧!”

    “决一死战,决一死战!”

    待誓师完毕,大家热情还没少退的时候,金纬忽然在一旁低声地自言自语道:“有决一死战的决心和勇气好是好,不过好像也并没有那么严重吧?”

    刘星听了,差一点倒地。

    这时,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没有说话的桂英豪,突然开口说道:“那个,星哥,我想说,关于这一次的案件,可以让我加入吗?我的意思是说,有什么我可以出力的地方吗?就是负责跑跑腿,给大家伙买买饮料什么的也可以!只要能让我加入‘星联盟’这一次的行动就行。可以吗,大家?”

    他话说的很诚恳,语气和眼神也都相当热切。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刘星。

    刘星想都没想就笑道:“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呢,你们说是不是?”

    无缘无故多了一个免费的苦力,刘星会拒绝才是傻的。

    “谢谢星哥,谢谢星哥!”

    某个第一时间被当成了苦力使还不自知的家伙,还仿佛很感动一样,伸出两手紧紧握住了刘星的手,竟然热泪盈眶,只差一点点就内牛满面了。

    就这样,事情基本已经敲定,这是“星联盟”第二次出击,只不过这一次,团队里却多了一个倒贴上来的免费苦力。

    至于通过这一次的案件,他能否完全被团队所认可和接纳,就看他自己的努力了。

    行动开始之前,还有一个小小插曲。

    就是桂英豪眼看着刘星等“星联盟”成员在这边的生活这么的丰富多彩,这才刚刚顺利完成了一单桃色案件,马上又有一件内衣窃案委托上门,于是就不由得动了想转学过来华侨中学的念头。

    他把自己这个想法当众说了出来,见到大家不置可否,就是既没有表示很欢迎,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所以情急之下他又拉了现在的同班同学劳伦斯下水:

    “要不劳尔你也一块转学过来吧!刘星他们都在侨中,只有你一个人在虹阳一中,不是很无聊吗?”

    不想劳伦斯却吞吞吐吐地道:“我……我还要再考虑考虑,看看侨中……适不适合我再说。”

    除了不明真相的桂英豪,刘星等人心里都暗暗好笑,劳伦斯这家伙,哪里轮得到他去考虑要不要来侨中,分明是人家侨中愿不愿意接纳他还两说呢。

    原来,去年中考的时候,侨中的录取分数线比虹阳一中要高一点。至于阿福嘛,他考出来的分数虽然没有劳伦斯的高,可是你架不住人家老爸有钱啊!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有一种潜规则叫做“择校费”的吗?

    刘星凭借明步姐姐提供给他的顾客资料,很快就跟那个名叫郑婉菲的女孩子取得了联系,双方约好在郑婉菲所租住的出租房楼下碰面。

    就算郑婉菲再怎么难为情都好,为了帮助她早一点抓住那个内衣贼,这也是非常必要的步骤。要是连这个案件的情况都没有详细掌握的话,又何谈抓贼破案?

    郑婉菲是一个在工厂里上班的普通女孩,年纪约莫二十一二岁,长相普通,娇小,略白,微胖,是那种典型的厂妹,即使是面对着两个年龄比自己还要小的男孩子,那由于很少见到阳光而略显白皙的脸上,一开始也还是会带着一丝紧张,甚至不是很有神采的眼睛里面还夹杂几分不明原因的羞涩。

    简单的三两句话交谈过后,郑婉菲就微低着头在前面带路,因为刘星说为了更好的了解情况,最好上她的宿舍去看看。身量明显比刘星矮了一大截的大姐姐没有拒绝,尽管当时的她,内心很不好意思都写在了眼里,白皙的脸上也配合着泛起了一阵潮红。

    刘星和金纬一前一后跟在郑婉菲的后面上到三楼,进了其中一间出租房。

    单间,连厕所和独立小阳台算在内,最多二十平米的面积,刘星大概扫了一眼,一目了然,房间里有些凌乱,但总体来说还算干净。

    郑婉菲一张脸红红的,站在那里就仿佛是她进了人家的宿舍,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甚至连最基本的招呼两位小客人坐下的话也忘了说。

    刘星感觉眼前这位大姐姐就跟半年前何丽园刚来到他家那会儿有些相像,不过何丽园现在的情况比她好太多了,毕竟是做的收银的工作,每天接触的人比较多。

    “虽然这么问有些失礼,请问郑姐姐,你之前那些被偷的内衣,都是什么颜色的?”

    就如同刘星所预料的那样,好不容易稍微恢复正常脸色的郑婉菲,在听到自己这个问题以后,顿时又闹了个大红脸,只听她怪难为情地答道:“什……什么颜色都……都有……”

    刘星破天荒的非但没有落井下石,反而用尽可能可以安抚人心的温柔语调说道:“郑姐姐不用不好意思,我们侦探的工作性质,其实就跟医生一样,在我们眼里,从来没有男女之分两性之别,所以郑姐姐大可以将我们当医生看待,或者,你干脆把我们想象成跟你一样的好姐妹也行,就好像你经常去抱抱治疗馆时面对的那些工作人员。我们不会介意的,金纬,哦?”

    金纬想不到身边的损友竟然也会有这么正经的时候,正觉罕异,忽然听到刘星在问自己,便也认真回应了一声,语气跟死党如出一辙。

    可惜,看样子两个人的努力和用心,收效甚微,郑婉菲似乎该咋样还咋样,两个少年也是没有办法。

    刘星接着问道:“那一般都是什么时候被偷的?”

    郑婉菲回答道:“具体什么时候被偷的,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除了吃饭睡觉,我一般都在上班,晚上也经常要加班,所以……”

    “那你一般是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

    刘星也发觉刚刚的问题问得有些问题,于是换过一种问法。

    郑婉菲想了一想,答道:“要说什么时候发现的话,有时候是早上起来就不见了,有时候则是中午下班回来才发现的,对了,也有晚上洗澡收衣服的时候没有了。”

    刘星不由得手摸下巴,沉吟起来。这么看起来的话,倒是有些蹊跷难测了。你看啊,一来不拘什么颜色都一把偷,这二来在时间上,早中晚一天之中的三个泛时间段都曾经被偷过,由此不难推断得出,这是不限颜色不限时间的作案手法!

    可是,犯人又是如何实施盗窃行为的呢?

    要知道,这里可是三楼,又面街,关键是晾衣服的阳台还有铁护栏,在这样近乎密闭空间的环境里作案,显然极为困难,不是吗?

    这样想着,刘星下意识地慢慢将视线移向了外面的小阳台。

    由于老长时间都没有听到刘星说话,郑婉菲自然而然向他望了过去,然后又顺着他的目光转向了阳台外面。这一看不打紧,登时羞得满脸通红。

    原来,刘星竟是在盯着她晾在外面的衣物瞧个不停,那里面明显就有她今天还没被偷走的白色内衣……

    正在这时,刚巧不巧,又叫郑婉菲一眼瞥见了阳台外面,铁护栏外侧,好像有个人爬在那里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样子。

    郑婉菲心里认定那个人就是三番四次跑来偷她内衣的窃贼,也许现在是大白天,又也许刘星和金纬两个大男孩在场,这让郑婉菲的胆子壮了不少,不假思索立即操起扫把就冲出去,也没有细看,照着那人头脸就是一捅。

    只听“啊呀”一声惨叫,某个倒霉家伙应声从三楼阳台掉落下去,死生不知。

    而就在郑婉菲手中的扫把柄粗的那头捅出去的那一刹那,刘星才堪堪看到了铁护栏外面的那个人正是自告奋勇要去实地勘察模拟作案的劳伦斯!

    刘星和金纬同时以手掩面,没脸看的意思。

    “我……我刚刚好像把那个内衣贼打下去了!”

    刚刚显露了一手高超“打狗棒法”的郑婉菲,手上还抓着扫把就跑了进来,也不知是兴奋还是害羞,脸上红潮满布。
上一章章节列表 → 暂无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