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科幻小说 > 妃梦无痕 > 正文 200章
    ><!--go-->

    淑妃他们回去之后才知道燕王的疯癫果然是装的

    安妃沒有随着回來这让燕王真的要疯了他就知道这皇上怎么会轻而易举地放他的妻儿回來定是安妃求的情也定是她把自己的留下做了交换条件

    安安

    从未曾流泪的燕王流下了两行清泪

    此次皇上对他妻儿的‘有请’以及安妃的离去直接促成了燕王内心深处那颗蠢蠢欲动的心皇上可以依靠自己手中的权势迫使安妃又离自己而去那么他也要做天下的主人让谁也沒办法从自己手中夺走安妃

    建元年六月朱棣最终打着‘尊祖训诛奸臣’的旗帜誓师出征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靖难之役

    朱允天真地让谷王与李景隆去驻守金川门不想朱允的削藩以及朱高遂与他们的里应外合两人非但沒有阻挡北平军反而打开城门无条件投降

    宫中一时间乱成了一团

    汐月知道该來的终究是來了

    “皇上你赶紧逃吧汐月给你拖延时间”汐月对朱允说着

    此时皇宫内已经是一片火海

    “不汐月朕死允不会逃的朕就是死也要和你在一起”

    “骆侍卫赶紧带走皇上沒有多少时间了!”汐月已经听到了外面的熙攘声,赶紧对骆侍卫说

    骆侍卫紧紧拖住了皇上让他从万寿宫的密道逃脱

    “汐月朕在灵谷寺等你三日之内你一定要來”允说了最后一句话然后被骆侍卫强行拖走了

    汐月夺门而出

    而蒋公公换好了皇上的衣服他打算替皇上葬身火海躲过朱棣的追踪

    汐月刚出了万寿宫不久火势就把整个万寿宫吞噬了孩子妇女的哭声将士们的嚎叫声一切惨不忍睹

    战争真的是可怕

    朱高遂趁乱早就寻了汐月很久了眼看着她在万寿宫的门外朱高遂拿起剑正要刺向汐月

    “安安”朱棣及时出现了朱高遂赶紧收起了剑

    “安安果真是你你让本王好找”燕王见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安安声音哽咽着

    “王爷这场战争终究是沒能避免对吗你终究是亲手杀了你的侄儿”汐月声音里满是质问“他就葬身与这片火海中了你满意了吗你达到你的目的了吧”汐月指着身后的火海瘫坐在地上

    “安安”燕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來人把安妃给本王带回军营”燕王让人把早已经虚脱的安安带了回去

    允你千万要沒有事啊

    翌日在万寿宫的一片废墟中找到了一个早已经烧的面目全非的男尸因为有烧焦的黄袍加身所有人都以为是皇上

    这场战争告一段落

    汐月不言不语燕王很是心痛

    “安安待到本王称帝的时候给你一个广袤的天下皇后我是给不了你了你做本王的贵妃可好”

    汐月无力地望向燕王“我不要什么天下不要”

    “允毕竟已经死了你忘了他吧”燕王见汐月这样心中极不是滋味她一定在恨自己

    “王爷你先出去吧让我安静一会儿”

    燕王并沒有要走的意思他扳过汐月的肩膀深情地说:“安安你知道明日是什么日子吗”

    汐月摇了摇头“什么日子”

    燕王笑了笑“明日就是五年前我和你在城外的小山坳上初次见面的日子一晃就五年过去了可是本王依旧记忆犹新”

    燕王沉浸在甜美的回忆中那天汐月是一袭白色男装來着可是即便是男儿身装扮也沒有掩饰朱她那倾国倾城的貌

    小山坳汐月想起了那棵巨大的香樟树

    她在那一世的时候还曾经和晨风在树下许下相守一生一世的诺言

    “明日晨时本王邀请你去那个小山坳本王要给你一个惊喜到时候本王等你”

    燕王知道那个小山坳对于汐月來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她是不会拒绝的

    汐月不会忘记明日也是她和允相邀在灵谷寺见面的最后期限

    第二天天还刚亮汐月房里就有人敲门敲门的是一个小卒他说王爷因为有事请汐月提前半个时辰上山

    汐月想也沒想就洗漱了出了门那个小卒果真备好了马

    燕王这几天几乎日夜在相商着国事诛杀允旧部加速自己的登基计划

    汐月上了马对小卒说:“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下去吧”

    汐月骑着马朝着城外飞奔而去

    这山上几乎什么还是五年前的样子因为正是六月底正是山花烂漫的时节

    山上很美

    因为时辰还早空气有些潮湿凉爽

    汐月顺着小路一直上了山

    远远就看见了那棵郁郁葱葱的香樟树只是树上此时挂满了粉的红的小丝带风吹來丝带也随风起舞煞是美观

    汐月加紧脚步到了树下

    抬眼望着那一树的繁华

    燕王真是有心了可是她的心已经很累了

    汐月抚着那斑驳的树干喃喃低语:“树依旧是那棵树只是人心已经不同往日”

    “安妃你果真來了”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很是熟悉

    汐月回头未曾想却是朱高遂

    他今日一身水蓝色的长袍头发被白玉高高琯起

    说真的他的眉宇间和燕王神似脸蛋又继承了瑞妃的清秀他是一个极其好看的男子

    今年他有十六岁了吧

    自从他的娘亲瑞妃死后这遂儿顷刻间就长大了懂事了平日里乖巧的很

    汐月愕然:“怎么是你”

    “你沒有想到吧我把你见父王的时间提前了半个时辰”

    “那个小卒你想怎样”汐月顷刻间警觉起來

    “为我死去的娘亲报仇这样的念头这五年來无时不刻地纠缠着我当年不是你我的娘亲不会惨死”遂儿几乎咬着唇从齿间崩出这几句话來

    “你娘亲的死是她咎由自取与我沒有关系”

    “哈哈哈你沒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朱高遂仰天长啸看着那满树的姹紫嫣红

    “看看父王对你多好当年是现在还是我的娘亲那么爱父王可父王连多看她一眼的机会都未曾给我的娘亲他的眼里只有你!你看到这树上的丝带了吗”遂儿顺手扯了一个下來上面写着‘安安我的最爱’“你可曾知道这每条丝带上都有父王对你说的话昨晚他写了半夜天还沒亮就让士兵们逐一挂上他可真是爱你入骨髓啊我的娘亲倘若有父王对你的哪怕是冰山一角的爱我的娘亲不会走极端也不会死”遂儿的眼神黯淡了下來随即马上被仇恨取代

    他那秀气的脸上满满都是仇恨滋生出的愤怒:“安妃你必须死”

    说着他拔出了剑刺向了安妃

    安妃几乎毫不设防剑刺向了她的小腹

    顿时殷虹的血染红了她的白衣

    遂儿抽出剑冷笑着把剑扔下山崖

    “安妃五年前就该杀了你让你苟活了五年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了这五年我受尽两位哥哥的奚落我整天陪着笑脸讨好淑妃讨好父王像是一只寄生在别人屋檐下的寄生虫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父王想必就要來了他万万不会想到人是我杀的为了你我还专门铸了把快剑那剑上还有毒任何人都救不了你啦”说着拂袖而去

    小腹的疼痛很快向安安的全身绵延安安咬着唇努力靠在了树底下

    起风了那一树的丝带是那般的美丽

    此时在灵谷寺的正殿内允正跪在主持跟前

    他说要等汐月三日今天是最后一天

    主持早在几年前就说过自己和这佛家有缘前日逃命來此主持依旧是那句话

    难道是宿命当年皇爷爷可是也做过和尚的

    汐月你该是不会來了吧你又会和燕王在一起了吧

    允的眼角流下了泪水“主持替我剃度吧”

    骆侍卫想要阻止可是他知道阻止不了

    允的一头黑发散落一缕缕随着主持的剃刀落到了地上就像他千丝万缕的情爱一般落入地上化作凡尘……

    汐月缓缓睁开眼睛她极力望向灵谷寺的方向她好像听到了寺里的钟声一下一下撞击者她的心

    突然一脸笑意的晨风朦胧中走了过來

    汐月使劲伸出手晨风还是那抹迷死人的微笑他穿着件白色t恤一件牛仔裤他还是那般的让人温暖他缓缓蹲下來深邃的眼神含着笑意望向汐月:“安安我來接你了我们一起去一个沒有纷争沒有痛苦的地方就只有我们两个快乐的生活”

    “晨风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汐月的脸上泛起了幸福的微笑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累了真是太累了

    此时的燕王正赶往小山坳上不知为何今日他的心口疼的厉害想到安安他加快了步履燕王面带微笑着向着那一树的姹紫嫣红走去……

    !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