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科幻小说 > 丫头,不要跑 > 正文 第十一:差点被他的色相所迷惑,他可是你的...
    ><!--go-->

    高中的日子紧张而又艰苦。每天米一晴天不亮就起床,去黄婶家蒸饭,早读,上课,到了晚上十点钟才回到宿舍。

    查房的老师走了,整栋宿舍安静下来。西面的那个房间里,传来两个女孩子低低的声音:‘一晴,点蜡烛。”一点黄色的烛光在宿舍里摇曳。

    米一晴,庞圆圆聚在一只蜡烛下静静的看着书。

    米一晴拿起书,看了一会,就放下了。

    心情很烦躁,下午,魏老师来到班级发卷,以前都让课代表把卷子发到每个人的座位上。

    今天,魏老师那张原本就阴冷的脸像是下了霜,冷冷地扫着下面:“今天测验成绩很不理想,高中的日子非常短暂,你们如果不想努力,那就别学了。父母供你们念书很不容易,不是让你们在这混时间的。尤其是偏科的同学,更要努力了,不及格的到前面来领卷子。”说完用眼睛看了米一晴一眼,眼里充满了失望和严厉。

    “艾友,100分。张航80分??????”魏老师站在讲台上,按成绩名次抑扬顿挫地读着分数。

    这家伙居然又是满分,而且拉第二的20分,真不知道他脑袋是怎样长的,米一晴在心底有点嫉妒了。

    “庞圆,65分,陈燕,60分······”

    圆圆好也及格了,还没读到自己,米一晴已经有点坐不住了,心里慌慌的。两只手紧紧攥着拳头,手心,额头冒出了汗珠。

    米一晴其他科目在班里那是数一数二的,就是这门物理,早就是一块心病了。

    力学、电学、电磁学?????,对米一晴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书也没少看,题也没少练,每次考试成绩虽然不太突出,但是及格是没问题的。可是这次······还没叫到自己,看来这次真是一败涂地了。

    “刘文,51分。”

    “米一晴,50分”讲台上传来老师冷冰冰的声音。

    米一晴记不清怎样走上讲台的,含着眼泪,低着头,脑袋就像被涂上了浆糊,木木的。教室里已经有了喧哗声,那声音就像一条条虫子啃噬着米一晴的身体。

    如果不是还存留着那可怜的自尊,米一晴会顷刻间嚎啕大哭。

    刘文悄悄地在后面对米一晴说:“别难过,你看我不是陪你吗?过后,让我大哥给你补补,肯定没问题。”

    不提艾友还好,一提他米一晴的心里更加的痛苦,这下子,他该幸灾乐祸了,讨厌鬼!

    想着白天的情形,米一晴叹了口气。

    “一晴,还在想物理测验的事呢?”庞圆圆问道。

    “是啊,你说我这笨脑袋,怎就不开窍呢!”

    “一晴,今天你去前面领卷,我看见艾友脸憋的通红,好像比你还紧张。”庞圆圆突然插嘴道。

    米一晴突然想起,下课的时候,她在走廊里看见了艾友,他好像第一个走出教室,就在门口晃悠呢。

    看见米一晴出来,赶紧上前,张开嘴,想说话又把嘴闭上了。只是那张脸好像不那样阴冷了,而且隐隐透露着关心的神情。

    “怎么可能?他会关心我?米一晴暗自嘲笑自己,“他一定是想来显示一下自己有多能干,看看我米一晴到底有多失魂落魄。”

    米一晴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一甩头发,给了他一个背影。

    “一晴,你说艾友是不是喜欢你?”圆圆坏笑道。

    “找打啊!”米一晴回手就给了圆圆一拳。

    “我觉得有点问题,虽然艾友是我的偶像,可是如果他真的喜欢我们的傻大姐,我愿意成人之美。”庞圆圆一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样子。

    “你有病啊!”一提艾友米一晴就生气,“睡觉。”“扑”地一下吹灭了蜡烛,用被蒙住了脸。

    米一晴这夜睡得一点都不好,老是坐着梦,在梦里,一头带着褐色斑纹的长颈鹿向她跑来。一会,那头长颈鹿又变成了一头黑熊,挪动那肥胖的身躯,和那圆圆的脑袋,居然伸出熊掌,要和米一晴握手。一转眼,狗熊消失了,艾友站在操场上冲一晴傻傻地笑呢!

    早早地推开教室的门,咦,宽阔的教室里,艾友孤零零地坐在最后一排,眼睛正直直地往外忘,听见开门声,看见米一晴进来,双眼冷冷地看着她。

    米一晴突然想起昨晚梦里的长颈鹿和黑熊,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了微笑。

    艾友昨天也没睡好,鬼使神差地早早来到教室,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昨天看见米一晴在全班面前丢了脸,居然一点乐不起来。

    有时候一想她咬自己那狠狠地样子,就会震怒。只是这段时间,那愤怒好像一点一点地淡化了。自己应该是有仇必报的人,可是面对那个小丫头心底会突然柔软,这根本不是自己原来的样子。

    看见那小脸上浅浅的笑容,艾友那烦躁的心突然好了起来,居然也微笑着冲米一晴点了点头。

    晨曦中,艾友那棱角分明的脸是如此英俊明朗。“他可真帅啊!”米一晴对着那个微笑居然有点失神。“他不生气的样子真好看!”

    艾友咳嗽了一声,米一晴突然发现自己盯着艾友,脸一红,不好意思地伸了一下小巧的舌头,乖乖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差点被他的色相所迷惑,他可是你的仇人啊!”

    晚自习课,城里的孩子可以回家复习。吃过晚饭,大部分孩子都回家了,教室里静悄悄的。米一晴拿出物理书,又要对付那头痛的物理了。

    有人在后面推椅子,一晴有点恼怒,肯定是那个讨厌的刘文。

    刘文居然有一次看见米一晴从座位上站起来,悄悄地把椅子往后撤,结果米一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屁股摔得那个痛啊!

    米一晴的小脸都气青了,刘文慌里慌张地道歉:“只要你搭理我,和我一起学好物理,我以后决不做这种下三烂的事了。谁让咱们是难兄难妹呢,我不帮你谁帮你啊!”

    米一晴又气又怒,同时又觉得好笑,就凭他只比自己多了一分,居然现在装起了老师,可是又不能伤他的自尊,只好听之任之。

    后面还在推椅子,米一晴正在琢磨物理题呢?心很烦,头也不回,拿起物理书照后面就打去。

    后面传来刘文吃吃地笑声。那声音像从心底发出,到了嗓子眼,气流一下子被封住了,只露出一点缝隙呲呲地冒着气。

    米一晴一惊,赶紧回头,看见刘文趴在桌上,正憋着笑呢。座位旁坐着艾友,黑着脸,冰冷地瞪着她。<!--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