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其他小说 > 修仙农家乐 > 正文 第117章 番外·神奇的仙界
    修仙农家乐最新章节
    “虚罗真界!虚罗真界!有没有虚罗真界的飞升修士?来一号登记台登记。”
    “赤羽界,这里是赤羽界的登记台,来自赤羽界的修士,请到三号登记台排队。”
    “琉光界,琉光界有修士吗?”
    “我们这里是乾天界的登记处……”
    “震天极界!”
    “开山穿日界……”
    距离飞升台二十米处,有一排屋子,屋子大小一致,标牌整齐,门口摆着一张玉石桌,桌后坐着修士,修士忙碌地为在屋前排队的飞升修士们做登记。
    今天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修士有些多,初来乍到,刚飞升的修士从白光里出来,看到陌生的环境,全都一脸懵,总觉得仙界与他们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为什么那排小屋里发出嘈杂的吆喝声?来往的修士东张西望,听到自己飞升上来的小界,匆忙地跑去相应的小屋前排队。
    这种嘈杂场景,怎么看都不像仙界,倒像凡人的菜市场。
    身着玉红色法袍的女修站在飞升台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转动,媚态毕现,十分勾魂。她的身边站着一名身穿星蓝法袍的男修,俊美的脸上神情淡漠,星眸俊目,气质不凡。
    两人站在一起,如一对碧人,飞升台其他修士见之,不由羡慕。
    这是一对道侣!
    众所周知,修真界中能一起飞升的道侣,凤毛麟角。
    若是在筑基期找道侣,往往修炼到一半,便成了寡妇或鳏夫,若是在元婴期以上找道侣,也有可能在渡劫飞升时,一方陨落,另一方形单影只。
    而眼前这对道侣同时渡劫飞升成功,实在难能可贵。
    “此处便是仙界?”女修轻蹙秀眉,“伊哥,我们是否飞错界了?”
    被唤为伊哥的男修拉起女修的手,道:“不管有无飞错界,既来之则安之。”
    女修眉目一展,柔声道:“伊哥说得不错,既来之则安之。只要与伊哥在一起,不管在身何处皆无所谓。”
    两人相视一笑,深情无限。
    “东太凌界,今天没有东太凌界的飞升修士吗?有的话,请尽快到二号登记台登记。”
    一个洪亮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这对道侣一惊。
    “伊哥,那处有修士在喊东太凌界。”女修纤指一点,那排小屋的第二间屋檐下正挂着一个闪亮的招牌,上面写着“东太凌界”四个大字。
    “过去那边看看。”男修道。
    两人携手走到二号登记台,坐在桌后的修士看到有人来了,连忙起身作揖。
    “两位道友好啊,在下清河,负责接待东太凌界的飞升修士。”
    男修和女修回礼。
    清河请他们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拿出两张印着表格的纸摆在桌上,再递给他们两只笔,笑容可掬地道:“请二位填下表格。”
    女修拿起纸,看着上面的项目,略困惑。“为何要填写这些?”
    表格上,要求修士填写道号、境界、年龄、祖籍等,十分详细,有些项目,修士自己可能还答不上来,毕竟能飞升的修士,大都有几千或上万年的寿元,如何记得小时候的事?
    每个飞升上来的修士登记时,都会问这个问题,清河早就有一套标准答案。
    “咱们这仙界名为东离界,形成之初到如今不过五百年,乃十位大能共同创建而成,解决了各小界无界可飞的难题。为了便于引导下界上来的道友,界主特地在飞升台附近建了登记处。”
    “原来如此。”女修颔首,望着清河,问道,“道友也来自东太凌界?”
    清河呵呵一笑,摇头道:“不是,在下来自一个无名的小界。”
    “那为何由你指引东太凌界的修士?”女修又问。
    “因为我们的宗主曾投胎到东太凌界。”清河解释。
    女修眼里闪过一丝困惑。何为曾投胎到东太凌界?这个说法,好生怪异。
    男修拿起笔,在道号位置写上:伊辰。
    清河看到那道号,愣了好一会儿,他转眼看向女修,只见那纤纤玉手在纸上写下“叶璟”二字。
    伊辰?叶璟?
    这两位道友的道号,放在一起,为什么有点似曾相识?
    等等——
    清河灵光一闪,试探地询问:“两位……可是认识伊宸景?”
    伊辰剑眉一扬,黑眸犀利地望着清河。
    清河被他看得心惊胆颤,脑中不由自主地将男修俊美的脸与一张漂亮的少年脸庞进行对比,震惊地发现,竟有几分相似。
    不会吧?
    清河被自己的想法给吓着了。
    有这么凑巧的事吗?可能吗?
    叶璟搁下笔,朱唇微启:“伊宸景,是我孩儿的名。”
    ……
    仙气纯净浓郁的高山上,一座古朴的山庄静静地坐落在碧波荡漾的湖畔边,巨大如伞的榕树吸引了无数鸟儿,在茂密的枝上筑巢,一只九尾的白狐悠闲地趴在粗壮的树枝上,甩着毛绒绒的尾巴。
    榕树下,羽毛油光滑亮的母鸡和山鸡在草地上不紧不慢地啄着虫子,偶尔咯咯地叫唤几声,精气十足。
    玉石桌前,两名男子面对面坐着,一手执白子,一手执黑子,正在对弈。
    他们下棋的速度很快,几乎不曾犹豫便落子,你来我往,好不快畅。
    当棋面上布满黑白棋子时,其中一人停下动作。
    “——我输了。”伊宸景把指尖的黑子丢回棋罐里。
    “小景不再考虑下?”执白子的殷深翊嘴角微扬。
    “既已算出后面的步数,下完也是输。”伊宸景道。修士的思维快过常人,他们手里下子时,脑中早已交锋到百步之外了。百步之后,他已被殷深翊围剿了。
    “再下一局?”殷深翊问。
    “不下了。”伊宸景手指一敲桌子,棋盘上的棋子依次回到了棋罐里。
    今天他已经输了三局,再输下去,下个月都要在“床”上度过了。双&修虽好,但整日厮&磨,略有虚度光阴之嫌。
    殷深翊手指在唇上一点,笑道:“小景是不是该付点利息?”
    伊宸景慢吞吞地起身,来到他面前,双手搭着他的肩,将他转了过来,袍摆一甩,坐了下来。
    两人靠&得很近,近得无一空&隙。
    殷深翊抱着他,微微仰头,伊宸景的唇已覆了下来。
    “啾啾啾”
    清脆的鸟叫声响起,小凤凰振着一对胖乎乎的小翅膀,欢快地飞了过来,也不管主人在打&啵,肥嘟嘟的身子落到了主人的头上。
    伊宸景皱眉,抬起头,粉啦嫩的唇啦湿啦润。
    “啾?”小凤凰歪着小脑袋。
    “下去。”伊宸景抿了下唇道。
    “啾啾啾”小凤凰跳到石桌上。
    伊宸景漂亮的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你是说……今天有东太凌界的修士飞升上界?”
    “啾!”小凤凰挺起胸。不但有,还是一对道侣呢!
    殷深翊颇感兴趣,道:“去前山看看。”
    前山是正式的仙宗建筑,宗门弟子都住在那里。不过,大日仙宗建成到如今五百年间,宗门弟子不过百人。大部份是他们从老家破界偷渡来的修士,少数是从东太凌界飞升上来的大能。
    这些东太凌界的修士,看到大日仙宗,异常兴奋,更对伊宸景恭敬有加。愿意留下的,领一块仙宗玉牌有了户籍,不愿留下的,加入其它仙宗,或自立门户。
    今日来的两位东太凌界的大能,不知如何决定去留。
    当然,殷深翊和伊宸景都希望他们能留下,毕竟壮大仙宗,有利于将来在仙界的排名。
    东离界的界主是有很有趣的人,奇思妙想不断,美其名为促进各界文化交流,每隔百年举行一次仙宗大排位,名列前茅的仙宗,可派十名修士进入玄天秘境。
    玄天秘境里机遇无数,凡进过一次的修士,都可提升一个境界。
    到了仙界,他们还需继续修炼,渡劫之后,有玄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仙君、仙帝、仙尊等境界。以鸿天十个渡劫期境界,堪堪到了大罗金仙境界,伊宸景目前是天仙。
    大日仙宗在全界大排名位中得过三次冠军,这三次,伊宸景将进玄天秘境的机会,给了其他未到渡劫期的修士,比如秦毅,比如裴轩。
    相较其它仙宗,大日仙宗的弟子境界悬殊巨大,有像殷深翊这样的大罗金仙,也有像孟和那样初入修真之道的金丹期。为了提升综合实力,他们必须勤加修炼,随时抓住机遇,玄天秘境是一条不错的捷径。
    伊宸景曾投胎东太凌界,故尔,作为第一个飞升到仙界的大能,有资格在飞升台设东太凌界的登记处,凡东太凌界飞升上来的修士,必须先到大日山庄报道。
    从后山的芥子山庄走到前山的华丽主殿,两人耐心地等待着。
    小凤凰蹲在灯台架上,嘴巴轻啄着缠在架上的小青龙。小青龙懒洋洋地趴着,坚硬的鳞片无惧鸟喙,下垂的尾巴不时地摆动。
    伊宸景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个像手机一样的东西,这是仙界最新研发出来的通讯器,据界主所说,这玩意儿还处于初级阶段,功能类似手机,除了通讯外,还可浏览一些时事新闻,但暂时没有太多的app供修士玩耍。
    没有好玩的app也无妨,能看时事新闻就已经很不错了,无需远游,便知道天下大事,从别处小界飞升上来的“乡巴佬”修士,对这个通讯器爱不释手。
    殷深翊挨着他,凑过去一起看新闻。
    “……神秘霸王龙被神秘金仙斩杀?”殷深翊念着新闻,盯着上面的图片,仔细辨认图片里的修士。
    “是仟君。”伊宸景一眼认出那露半张脸的金仙。
    殷深翊失笑。“他可真有精力。”
    两人继续浏览新闻,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了,仙宗大门终于传来消息。东太凌界刚飞升上来的大能,在清河玄仙的带领下,风驰电掣般地赶来了。
    “竟如此着急?”殷深翊扬眉。
    伊宸景心头一跳,不知为何有些紧张。
    奇怪?
    他为何会有此反应?
    “大宗主,二宗主,清河带东太凌界的飞升修士前来拜见。”
    人未到声先到,清河洪亮的嗓子传到了大殿前。
    “请进。”殷深翊扬声道。
    不一会儿,清河领着一对道侣修士步入主殿,伊宸景倏地站了起来。
    “小景?”殷深翊淡褐色的眼里闪过一丝困惑。
    站在大殿里的伊辰和叶璟看到伊宸景,不约而同地露出欣慰的笑容。
    “看来你过得不错。”叶璟道。
    伊宸景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他们面前,与叶璟有几分相似的眼睛,浮现出层薄薄的雾气。
    殷深翊跟了过来,自然而然地握住他的手,与他并肩而立。
    伊辰剑眉一垂,锐利地盯着眼前这个胆敢握他儿子手的男人。
    “小景认识他们?”殷深翊温和地问。
    微微点头,伊宸景道:“她是我娘,他是我爹。”
    殷深翊:!!!?
    “爹,娘,他是我的道侣,殷深翊,道号鸿天。”伊宸景又道。
    殷深翊脸上的笑容差点僵硬。乍然见到老丈人和丈母娘,这感觉太酸爽了。
    可以预见,未来的日子,将会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