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其他小说 > 我本厚道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被馅饼砸中
    我本厚道最新章节
    包谷并不知道这位龙爷的来头,只知道他是景爷介绍来的黑市商人,当即微微颔首道:“幸会。”
    龙爷淡淡地打量过包谷两眼,道:“如果你此次的交易额能到五十万极品仙灵石,我愿意给你一成的折扣。”
    包谷轻轻点头,道:“好。”
    她在之前就想过,若是用灵珍宝药来兑换,对她来说是极不划算的,且她要培养势力,将来用到灵珍宝药的地方多着去。除此之外,她手上最多的就是炼材和矿石了。她最不缺的就是从虚空中“拣”到的陨矿和探查出路时挖来的矿。那些矿多得连她这么讲求账目清楚精细的人却个账都没法做。这些矿有从星星上一整条一整条矿脉掘出来的,有些星星本身全都是矿,用法宝轰碎一大片一大片挖出来的更是多不可数,还有大小不一数量多得难以数计的被星火铸炼过的陨矿。如果是要造册登记,可不止要清点出数量,至少还得弄清楚大概的矿产类型含量伴生矿种类大概产量,这些都是在矿层里埋着的并不好探查;再加上种类繁多,例如冰矿就有冰玉重冰玄冰冰晶以及水灵石之分,甚至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来的远古时候的生灵死在冰中石化玉化碳化等产物。所以在她要用的时候就只能以神念探进超大储物袋中去那浮在虚空中密密麻麻堆得看不到尽头的矿脉中去翻找。
    包谷一面放出神念一面在那堆积到看不到头的矿脉“堆”里翻找着能用的,她说道:“龙爷对矿产有兴趣吗?”
    龙爷说道:“得看是什么矿产。”
    包谷突然翻到一堆黑啾啾的东西,这是一条宛若卧龙一般的山脉黑到发亮,估计是翻找中挪到冰矿上方,晶透雪白的冰原黑到发亮的山脉形成鲜明的对比。她愣了下,想起这个好像是乌金矿吧?她试着想掰一块出来看看,没掰下来,便又祭出玄天剑控制玄天剑飞到山脉中往一块凸起的岩石上一敲,削下南瓜大小的一块。她收了玄天剑,将那敲下来的一块挪出超大储物袋握在手上,她看看手中的乌金矿又看看龙爷,她怎么隐约感觉到这条山脉中含有龙爷身上的纯正龙气?
    龙爷看到包谷出手的东西,眼睛微眯,叫道:“这是?”
    包谷说道:“好像是乌金矿吧。”
    龙爷惊诧地把上下打量了眼,道:“你能给我看看吗?”
    包谷把手里的那一块南瓜大小的乌金递给龙爷。她把乌金矿递过去后才发觉周围的气氛有异,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都直勾勾地盯着那块乌金矿看。
    龙爷说道:“一万枚极品仙灵石。”
    包谷愣了下,问:“什么?”
    龙爷略微皱眉,道:“一万二千枚极品仙灵石。”
    包谷惊得朱唇微启。一块这么点大的乌金值这么多?比战王族悬赏她的价还贵?她还值不过一块乌金?莫非不是乌金?她很快回过神来,说:“送你了。”
    龙爷以为包谷是想要巴结他送他礼,刚要拒绝就听到包谷又说了四个字:“当作搭头。”附赠的
    景爷倒吸口冷气,瞪圆眼睛扭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包谷,那表情都有点狰狞了。他叫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还真把它当作乌金啊你没感觉到它蕴含着纯正龙气么?这是祖龙死后遗骸所化,有极大的可能形成龙元碳精。”
    产龙元碳精?她师姐要的龙元碳精?这不是乌金矿么?伴生的不是龙精碳么?她想起当初融炼了一批乌金矿用作阵材,好像就有龙精碳。她赶紧又在超大储物袋中一通翻找,从一座装名贵矿产的宝库中找到几盒龙精碳。
    玉盒只有巴掌大,一盒半斤重。
    她打开玉盒露出里面那黑里泛着荧荧金光隐约有龙气缭绕的龙精碳,问:“这个?”说是碳,其实就是碳灰,全成细小如沙的结晶状。
    龙爷毫不犹豫地出口道:“十万极品仙灵石。”
    包谷惊讶地叫道:“真是龙精碳,哎”她惊觉到说错,又道:“是龙元碳精?”她忽然觉得这简直……太搞笑了吧?她想起龙精碳在修仙界因为极少,所以用途也很少,她好像都是扔进库里,只在炼制空间法阵的阵材时会加点这个进去。她隐约记得这东西比大罗赤金还贵,只当是出产少所以物以稀为贵所以就给扔进了贵重金属库里。
    龙爷问:“你不知道?”再一次上下地打量包谷。
    包谷说:“有次我迷路了,在找回家的途中拣到的。一直以为是乌金矿,刚才见到你,发现这乌金矿含有和你一样的纯正龙气,似乎不是寻常的乌金,所以取出来看了下。”
    龙爷问:“你要卖的不是这个?”他拿着手里的玉盒的手微微地紧了紧。
    包谷一看这龙爷捏着这龙精碳,啊,不对,是龙元碳精都不愿撒手,又想着自己手里不止这么一盒,足够师姐用了,便说:“那就卖吧?”财不露白,这东西拿出去再收回来太扎眼了。
    龙爷显然也是松了口气。
    包谷想了想,既然这龙爷这么看得上这乌金矿,她也懒得再翻别的矿,说:“这样大的乌金矿我还有一点,我想凑过几十百来万枚极品仙灵石还是够的。”
    龙爷闻言嘴角一挑,道:“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包谷被小小地噎了把,心说:“您出这么高的价,我担心把您卖了您都买不起我那么多的乌金矿。”可是遇到这么霸气有钱的冤大头送上门来宰,不宰对不起自己啊。她赶紧祭出玄天剑往那乌金矿脉中削下直径约有三丈多宛若一座小楼似的乌金矿挪出超大储物袋,说:“这些,你出个价吧。”
    龙爷的视线落在那非常整齐明显是被那把名为“玄天剑”的战神剑刚削出来的切口,这简直就是明晃晃地告诉所有人,这么大一块东西是面前这小真仙刚才把剑扔进储物法宝中横一剑竖一剑劈下来的这么一块通常来说,切东西,一剑下去就劈开了。这横一剑竖一剑,分成是从极大的一块上切出这么一小块才有这切口。他问道:“你找到祖龙遗骸了?”
    包谷突然担心自己会被龙爷当场杀人夺宝。她下意识地朝立在不远处的玉宓瞟了眼,发现玉宓正环抱双臂嘴角噙笑饶有意味地瞅着她似笑非笑地笑着,全无紧张和防备之色。她见玉宓如此,便放了心。可再放心也不能拿出去说自己有一条疑似祖龙遗骸所化的乌金矿脉她已经决定回头就派人把这座矿脉给开采出来,看还能发现些什么好东西。包谷这会儿正有种被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给砸中的感觉,太不真实了。她突然发现自己在荒天界是首富,来到仙域也极有可能朝着那首富之路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阵势飞奔扑去。幸福来得太突然,憋闷了好久的抑郁一散而空,就差没笑出来了,再然后又觉得分外不真实,像做梦一样。若真有那么贵重,那么难得,那是相当稀少啊她手上有一条矿脉,这简直太假了所以,她的眉头反倒皱了起来,神情有点纠结。她在星空中飘荡那么多年,三十万人一颗星星一颗星星一路探查过来,虽说找的星星太多,撞到大运在情理之中,可真让大运撞到了,还是这么大的大运,会不会被雷劈啊?
    龙爷看出包谷手里应该还有大量的乌金,他估计至少会是这一堆乌金的几倍或数十倍。这不是他能吃得下的量,不过,量多,代表可以压价。他当即道:“如此大一块乌金,寻常人是吃不下的,你开个实在价。”
    包谷轻轻点头,道:“一百万极品灵石。”
    龙爷的眉头一挑,心头微动。他给包谷的报价极低,而包谷给他的价更是远比他的报价低,他自恃身份,对方已经主动将价压得非常狠,再压,过意不去。他略作沉吟,道:“六十万极品仙灵石,再加一些大罗金仙仙宝。”
    包谷问道:“王器?”
    龙爷乐了,笑道:“王器都是有市无价,战王族多少年的底蕴,到现在也不过五件王器,还被你毁了一件四十万枚极品仙石你想买一堆王器?四十万枚极品仙石一把王器,你有多少我买多少”
    包谷微微赦颜。她见过的帝器都不止一两件,所以觉得上界的王器应该和下界的圣器差不多,没想到居然这么缺?她说道:“抱歉,我刚飞升上界,见识不足,让龙爷见笑了。”她顿了下,说:“就照龙爷说的办吧。”
    龙爷先取出装有极品仙灵石的储物玉盒六个,每盒十万枚极品仙灵石。他又再抬袖一拂,一排仙光闪烁的大罗金仙境法宝在他的身前一字排开,瞬间闪花了在场诸人的眼睛。每件大罗仙宝前都标了一个价格,售价从一千格仙灵石起到十万枚仙灵石止,什么价位的都有。
    包谷的步下一迈,挪到那件通体泛着仙光宛若活物般的战甲前,问:“这战甲值十万?”
    龙爷说道:“它以大罗赤金为主材,坚固异样,防御力可挡王器轰击。它融过一块完整的真龙仙骨,拥有真龙的部份法力,可以随意隐匿行踪,轻易地悄无声息地破开虚空遁走,并且能够卸虚空间绞杀之力,横渡虚空界域。”
    包谷一听,这简直就是给玉宓量身定造的啊。她二话不说,伸手就把这件战甲捧在了怀里,一个迈步跃出瞬间到了玉宓的跟前,道:“师姐,试试看合不合身”
    玉宓看到之前还死气沉沉的包谷自和龙爷做上生意买卖开始那眼睛越来越亮,这会儿几乎是满眼放光,就连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整个人都活泼了。她的心情也跟着大好,嘴角一勾,道:“你确定?这可是十万枚极品仙灵石。”
    包谷轻轻地“嗯”了声,说:“穿出去告诉战王族的人,我给你买件衣服都值十万枚极品仙灵石,让他们把买我命的价给我涨点,不然就把这悬赏给撤了。不然惹急我了,我就悬赏一百万极品仙灵石买他们的族长或者是战神的脑袋。”她想了想,说:“送钱给他们的死对头,让他们的死对头去找他们。”
    玉宓曲指往包谷的额头上一弹,气道:“败家”她问道:“你还有多少龙元碳精?给我几盒。”
    包谷惊得朱唇微张,从超大储物袋中挪出六盒给了玉宓,说:“全在这了。”
    玉宓还了两盒给包谷,她略作沉吟,又还了两盒给包谷,说:“给你留两盒备用,另外再给小师叔留两盒,别的我拿走了。”
    包谷“嗯”了声,收回两盒龙元碳精,把那件战甲塞进了玉宓的怀里。她又挪到标价九万八千枚极品仙灵石的仙刀前,问:“龙爷,这把仙刀有什么讲究?”
    龙爷说道:“这是把超品仙宝,只差半步就是王器,可惜原主没有迈进王境就陨落了。”
    包谷凝神打量着这把仙刀,发现上面隐约有雷芒气息,问道:“这是雷系的?”
    龙爷说道:“原主是位以杀证道的主,挨雷挨多了,本命法宝上也沾了雷劲。”他握住超品仙刀递给包谷,说:“看到上面的天道法则烙印了么?这紫云血劫留下的这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也就是大罗金仙劫这,紫雷刀兵劫,刀沾染的血腥太多,引来的天劫这些都是寻常仙家见都很少见到的劫,这把刀上就有三道”
    包谷把刀收下扔进了超大储物袋中,打算回头送给曲阁主。她又朝那标价九万六的挪去,被玉宓一把拽住往后拖。玉宓叫道:“看点别的。”
    玉宓知道包谷最不缺的就是矿产,用矿产换成仙石再换成仙宝一点都不心疼。可往死贵里挑,这是她也受不了啊。
    包谷幽怨地看了眼玉宓,小声嘀咕道:“师姐,仙宝可遇不可求。”
    玉宓说道:“只要你有仙石,不管是拍卖行还是黑市,有的是”她说完,眼疾手快地连摘十几件,然后塞进了包谷的怀里,说:“刚好凑够数,就这些。”
    龙爷问:“选定了?”
    玉宓选的,包谷没有一点意见,她点头道:“选定了。”
    龙爷抬袖一拂,将那一块巨大的乌金收进了储物法宝中。他又摸出一块烙刻有五爪金龙的金色令牌递给包谷,说:“若再有买卖随时联系我。”他又看了眼玉宓,递了块五爪金龙令给玉宓。
    玉宓双手接过令牌,道:“多谢龙爷。”
    龙爷轻轻点了点头,他走到景爷的身边,说:“我还有要事,先回了。”谢绝了景爷亲自送他的好意,由景爷安排的一名金仙送他离开。
    包谷将仙灵石支付给龙爷,然后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五个仙家,虽然一个个气息内敛,可那气息韵味明显和在场的这些金仙不是一个级别。
    双方立下血契,五位大罗金仙加上三十七位金仙便算是归了包谷。
    包谷和他们相互认识过后,把他们交给玉宓。她对玉宓说道:“师姐,念回那边现缺人手战力,你看情况把他们安排过去,你身边……要不要留人,你自己决定。”
    玉宓应道:“好。”
    包谷又转身来到景爷身旁,道:“不知景爷有没有兴趣再和我谈别的买卖?”
    景爷可算是知道这一位的实力了。别看修行境界弱,这财力相当雄厚。他问道:“你还想和我谈什么买卖?”
    包谷说道:“一,我缺人;二,我缺地。这两样,景爷您都有。”她跺跺脚下,道:“我想租您这地儿租十年。这是不毛之地,你们把这地方作为据点,相信没别的势力染手吧?”
    景爷明白过来。包谷这是看中他聚拢来的人和他与各路人马联络的这处据点了啊。他问道:“你能给我什么价?”
    包谷说道:“我以前是荒天界第一大势力之主,手下有三使,左使右使财使,如今只有左使和财使,右使之位空缺许久。三使地位齐驾并驱,再之上便是左右执令使和令主。飞升上界前,我把荒天界能够带走的修仙资源几乎都掏空了,我以几乎掏空一界的财力再建一支势力想必不难吧?”
    景爷明白包谷的意思是想许他右使之位。
    包谷又道:“我给你财力支持给你用以训练兵马的修炼功法给你盔甲战舰兵械法宝丹药,你放手去招募人手培养成战力,你招揽多少人马手下就有多少人马。只一条,我指哪,你打哪战时,战斗物资我出,攻城掠战所得你三我七,那三成给你和手下的将士作为战功奖励,怎么分配是你的事,我不过问。战斗伤亡,人员你自己补充,伤员补给都由我负责。非战时,你训练兵马的开销,由我支付。”
    条件相当优厚,景爷非常心动。他问道:“这么优厚的条件……”他思量着道:“你似乎很着急发展势力?”
    包谷轻轻点头,说:“如果你有战王族这么一个对头盯着,你也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发展势力的。况且,我在下界时为荒天界第一大势力之主,来到上界难道还要憋屈地如丧家之犬被战王族追得东躲?”
    景爷问:“你要和战王族开战?”
    包谷说:“战不战不是现在我能决定的,也不是你现在能问的。”
    景爷想了想,问:“你就这么信得过我,不怕我把你卖了?”
    包谷轻笑一声,道:“卖我的风险太大,也没几个人能出得起比我更高的价。不管是为着规避风险还是追求利益,你都没有必要舍弃我而另择他人。别人能给你什么价?撑死几百万极品仙灵石,比得过执掌一方重权手握百万雄兵将来还有自己的封地还得更有前途?”
    景爷问:“你凭什么觉得我能当此重任?”
    包谷说:“乱世犹如大浪淘砂,能够活下来的站得稳脚的都是强者。我许你重诺,给予你大力支助,若是你无此能力,你招募来的属下觊觎的对手都能把你灭了。”她说话间,摸出砍帮的法令递给景爷,道:“看完后,考虑好了再答复我。”她顿了下说:“我能给你一条登往通天大道的通道,但这也得你自己去拼。”
    景爷接过玉简,以神念投进去查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