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其他小说 > 永不下车 > 正文 第一二七章 铲除
    面对病毒,现今的医疗手段,无非是在体液里投放各种化合物(譬如抗体),将病毒抓来揉碎;

    或者更激进的,释放具备识别功能的诱导物,直接让被病毒浸染的体细胞凋亡。

    面对如此雷霆手段,一个已经被病毒穿透细胞膜的人体细胞,是命中注定的没救,至多也就是选择退场的方式,仅此而已。

    正因如此,病毒对人体的感染,往往更加隐匿、也更加的难以清除。

    细菌,病毒,凡此种种的微生物,人类的降服手段如此窘迫,却每一天、每一秒都要带着亿万潜在杀手苟活,注定迎来一死的凡人或许可以不在乎,反正时候一到,就得下车,对渴望永生的方然来说,却是莫大的折磨。

    这种感觉,随便身背一只没有数显的定时炸弹,就不难体会得到。

    生命,以联邦公民的几十年寿限,近三成概率因微生物而掉出时间的列车,这还只是眼前;倘若以无限长的生命来衡量,微生物导致恶疾的概率,也会持续上升,直到无限接近于概率意义上的1.0,成为一种必然事件。

    正仿佛身背炸弹,滴答不绝,只要观察无限长的时间,这炸弹就一定会炸响。

    且不说这炸弹还没法拆掉;

    令人抓狂。

    藉由一项续命的新疗法,蓦然惊觉,微生物的威胁令方然不安。

    凭借过往的知识积累,稍加温习,确信现阶段没可能逃避这样的威胁,西历1474年的前几个月里,度过二十岁的年轻人再度关注起生命科学领域。

    他要寻找的,不是眼前的安慰剂,而是一劳永逸解决这种威胁的策略。

    否则,抛开一切艰难险阻,单从无限长生命被疾患终止的概率上,“永不下车”也将变为一纸空谈。

    那到底要怎样解决呢;

    答案,出奇的直白,只是他一开始还未能想到。

    偌大盖亚的表面有没有微生物的禁区,有,当然有,IV级生化实验室之类所在自不必说,即便在伯克利,生命科学部的无菌实验室也不是什么高度保密的场所。

    借助不设防的校内监控网,不必亲临,方然也能看到内部的情形。

    无菌空间,凭借现有的科技水平,只要出得起钱,规划多大的覆盖区域都不成问题,实践上没有不可克服的困难;不过,目前人类营造的所谓“无菌”空间都是不完备的,至多只能做到空间本身的零微生物状态(概率零),其中全套行头的活动者,体内依然会充斥着无数的微生物。

    所以进入III、IV级生化实验室的操作员,都要配备专门的呼吸设备,这一规则不仅为保障人员安全,也可以避免人体携带的微生物随呼吸泄露,污染无菌环境。

    如果有这种空间,再把自己体内的微生物一网打尽,入驻其中……

    恩,看上去很完美,但在查阅了无菌实验室的相关资料后,方然就从工程角度否定了这一脑洞大开的设想。

    一言蔽之,随着时间流逝完全无菌环境的维持代价,是成指数级的提升。

    区区伯克利大学生命科学部,用于基础研究的无菌实验室,总面积不过一百二十平方米,等级也只是III级,运行规则和配套处理设施却很庞大,即便如此,调取实验室中央计算机的监控日志,最近一年内的运行时警告也多达十七次。

    虽然说,运行时警告未必会造成泄露,倘若III级实验室的安全性如此不堪,联邦环境安全机构也根本不会批准将其设立在人员密集的伯克利。

    但如果改变测算条件,将防范有害物质泄露的BSL791安全标准替换为防范有害物质侵入的BSL729N标准,十七次运行时警告,就会导致至少三次密闭失败的严重事故。

    简单归纳结论,在充斥微生物的盖亚表面,即便专门设计、运行的生化实验室,都无法长时间安全稳定的隔绝一切外在威胁。

    更不用说即便清除了体内所有的微生物,一个追寻永生的人,也没办法在实验室内蜗居:

    那样什么也做不了,完全就是在等死。

    理性分析,确证了密闭无菌环境的不稳定性,方然就进退维谷。

    体内的微生物,原则上,随时有造成严重疾患、甚至死亡的风险,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无限长的时间线,概率趋近于1.0;

    无菌空间,在一定的技术水平下,随时间的推移,密闭失败的概率亦趋近于1.0。

    一旦考量到这种程度,方然就明白,在永生不死的无尽征途上,困难,又多出了一个:

    解决之策,显然并非与外界隔绝的密闭空间,而是要从盖亚整体考虑,在条件一旦成熟时,就动用全部资源发动对微生物的彻底清剿,借助盖亚之外的宇宙空间,将其改造成规模空前的、独一无二的永久性避难所;

    在这样的避难所里,微生物,将彻底成为一个历史词汇,从环境中彻底消失。

    铲除微生物,将整个盖亚变成“那个人”的无菌舱,想法乍一出现,就让方然内心震撼。

    他委实没有想过,追寻永生,这多少年前笃定的信念,原本天真幼稚认为是仅仅关乎自己一个人的选择,竟不仅要牺牲所有生物学意义上的同类,甚至会推而广之,籍彻底铲除威胁的动机而牺牲掉盖亚生物圈的全部。

    一旦要对微生物动手,最保险的策略,就是灭绝盖亚的一切生命。

    生命,在盖亚表面,原则上分为两类,微生物,和微生物的潜在宿主,人则不言自明的属于第二类。

    要彻底铲除第一类生命,或迟或早,总得殃及第二类生命;

    然后盖亚就会变成死寂的世界。

    永生,放置于天平之上,另一端赫然是整个盖亚生物圈,代价让方然为之惊讶。

    脑海中摹想生命绝迹的盖亚,行星表面死气沉沉,除智能机器与它们建造的结构之外,再无一物,年轻人眼前仿佛出现了久远的那一幕:

    四十亿年前的盖亚,一座生命杳无踪迹,暗红岩浆在大地流淌,天空中闪电嘶鸣的炼狱……

    这就是盖亚的未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