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其他小说 > 冥中事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太一门
    看了巫咸的零碎记忆之后,祝尹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多。闪舞小说网</p>

    “钟山君,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乱。大巫曾经说过,若是想解开一团乱麻,理清其中的真相就必须要找它的头和尾。我只是个局外人,不知所有事情原貌,所以这个真相,还需要你这个局中人去找。”白河说道。</p>

    祝尹点了点头,望向浮生城所在的方向。</p>

    莫来,你见过四季在一处吗?</p>

    这里就是啊。</p>

    一路走过繁花似锦,芬芳馥郁,清风徐来的春天。</p>

    到了艳阳高照,蝉鸣声声,绿树成荫的夏天。</p>

    然后就是风吹落花,天高云淡,凉爽宜人的秋天。</p>

    还有你最爱的粉妆玉砌,雪花漫天,寒风凛冽的冬天。</p>

    这里啊,美得不像话。</p>

    你若是也在的话,肯定又要兴奋地大喊大叫,四处撒欢了。</p>

    待白河轻盈地越过一道云雾砌成的墙,祝尹头发上的雪花瞬间化为了水。眼前雾气散去,在他们眼前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石门。</p>

    夜合从黑豹身上跳了下来,走到祝尹面前说道。</p>

    “自此十一道门。你只要踏进去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p>

    祝尹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从未想过回头。”</p>

    说罢,他转身看向莫语。</p>

    “你若不想进去的话,就把湘君交给我。”</p>

    莫语抬头看着那巨大的石门,摇了摇头,道“我也想知道真相。”</p>

    夜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俩,说道“我再提醒你们最后一次。莫要沉浸其中不能自拔。”</p>

    祝尹冲她微微点了点头,道“多谢!”</p>

    “好了,我也要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了。”夜合轻笑着在他们两人的胸口轻轻推了一掌。</p>

    祝尹觉得自己有一瞬间似乎漂浮在空中,然后就听见“嗵嗵”两声,自己和莫语倒在了地上。</p>

    转脸一看,一旁的莫语跟自己一样,身体像半透明一样,浮在空中。</p>

    “只有魂魄能进浮生城,肉身只能先留在这儿了。”夜合说罢,与那黑豹一同消失了。</p>

    祝尹的双脚落到地上,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触感似乎与平时无异。只是身体看起来半虚半实的,有些诡异。</p>

    “不用担心,你们的肉身我会好好看管的。”白河说道。</p>

    “你不跟我们一起去?”莫语问道。</p>

    “我进不去……自从大巫下界之后,我就再也进不去浮生城了。”白河说道,“现在你们面前的这道门是浮生城十一道门中的第一个,太一门。”</p>

    “东皇太一?”祝尹问道。</p>

    “嗯,太一是始而又始,象征起始与开端。所以这第一道门便是东皇太一!”白河说道。</p>

    祝尹将背包里装着东皇太一的桃木盒子拿了出来,刚想打开。白河突然幻化成一个七八岁的孩童,抓住了他的手腕。</p>

    “等一下!”</p>

    “怎么了?”</p>

    “九歌从表明上看,只是十一幅画。然而事实上……你们刚刚不是见到山鬼了吗?”</p>

    祝尹微微蹙眉,道“你是说他们都有可能像山鬼那样,一旦出了这画就恢复了自由之身,恢复了自身的灵力。”</p>

    白河点了点头,道“没错,他们是守护浮生城的十一位灵力强大的护法。那山鬼与你们相熟,不会为难你们。可是剩下的就不一定了。”</p>

    祝尹的眼神暗了暗,说道“即便是刀山火海也只有往前冲这一个选项!”</p>

    “话虽如此,这东皇太一与身为十二祖巫的你,可是有一段血海深仇的。当初东皇在不周山大日神宫建立天庭,与其兄长帝俊并列登基为天帝。立天规律法,乃三界正统至尊。那诸天六圣为了谋取洪荒世界的大权,暗中蛊惑盘古血脉所化的巫族,致使一直诚服妖族的巫族开始造逆。在诸天六圣支持下,巫族之主十二祖巫正式向吾宣战,巫妖大战爆发。东皇诸多血亲先后战死。为保护妖族生机,他无奈将万妖幡赐予女娲。之后,与十二祖巫死斗。你虽身死,却被女娲寻的一缕残魂,后经千年才恢复。东皇恨你入骨,必然是不会帮你的。”白河苦闷地说道。</p>

    祝尹咬了咬牙,道“他若帮,事成之后,我必亲自登门与他了却前尘旧恨。他若不帮,仇人身上不在乎再多加一条罪。”</p>

    说罢,他打开桃木盒子,把东皇太一拿了出来。那画才刚刚离开盒子,就从他手中飞走,挂在半空中慢慢打开。</p>

    几道刺眼的金光从画中射出,祝尹抬起手,挡了挡。</p>

    “吾道是谁扰吾清梦呢。烛九阴,三界之中吾最不愿见的便是你了!”</p>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道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高大挺拔,举手投足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他只是负手站在那里,就似有一种万夫难敌的威风直逼他们而来。</p>

    祝尹微怔,不知该如何答话。</p>

    “咦?你怎地还是人身?不应该啊!”他又把视线落在白河身上,“小妖,那巫咸如今身在何处?怎么感觉不到他的灵力了呢?”</p>

    白河恭恭敬敬地作揖行礼道“东皇,大巫被贬下界为人,如今遭劫,已形神俱毁。”</p>

    东皇太一微微一怔,道“终是逃不过天命。烛九阴,你当初可是信誓旦旦地要逆天行之,如今扯了千年还是没逃过既定的天命。”</p>

    祝尹作揖道“望东皇助我一臂之力。”</p>

    东皇太一被他恭敬的态度吓了一跳。三界谁人不知,这钟山烛九阴可是个我行我素,绝不可能向任何人卑躬屈膝,俯首称臣的主。</p>

    “你是当人当太久了吧?”</p>

    “即便我现在变回烛九阴,我也会这样做。”祝尹说道。</p>

    东皇太一狐疑地看着他,想从他的表情里找出些有关阴谋的蛛丝马迹。</p>

    “呵,你们巫族一向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当吾是傻子吗?”</p>

    “求您,助我一臂之力!”祝尹竟跪在了东皇太一的面前,“若我此去,还能活着回来。我定亲自上门,与您了却前尘旧怨。所以,求您,助我一臂之力!”</p>

    东皇太一已经被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一旁的白河也完全是懵了的状态。</p>

    “这活得久啊,还是好的,竟然还能看到烛九阴下跪求人。值了!值了!”东皇太一大笑道。</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