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对质(二)
    ()

    我和末世有个交易正文卷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对质今天把大家叫过来,主要是因为之前陈秀儿被杀一事,查到的线索到了林芷她们房间当中的簪子身上,把你们叫到一起来,只是为了对质一番,弄清楚事情的经过。林芷说当天她去拿衣服的时候,发现簪子在她的枕头底下,但是等沐浴更衣回来之后,发现簪子已经不见了。因此觉得是你把那根簪子拿回去了,拿这根簪子去杀了人之后想要陷害她们,不知道你可有什么话可说。”管事嬷嬷对着另外一位美人说道。

    另外一位美人一听,心道果然如此,林芷等人确实是想要把杀人的罪名往她身上推,而且管事嬷嬷也是偏向于四人的,管事嬷嬷之前派人查看过,明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去把簪子拿回来,还要让自己过来对质,要说不是管事嬷嬷偏向于她们的话,她自己都不信。

    她看了看林芷,也明白为什么管事嬷嬷会偏向几人,要让管事嬷嬷偏心,要么有极大的潜力,能够进入后宫,成为宠妃,结一个善缘。要么背后有深厚的背景,让管事嬷嬷忌惮,不得不给一分薄面,林芷既有潜力又有背景,管事嬷嬷会偏向她们,她并不奇怪,毕竟她仅仅只是一个很快会被赶出皇宫去的美人而已,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可能,管事嬷嬷自然不会在意她的想法了。

    林芷的容貌和气质,只要能成功的进入到殿选的环节,进宫的可能性非常的高,而且等林芷进宫之后,凭借林芷的优秀,绝对能获得皇上的宠爱,也是因为如此她之前才如此的嫉妒林芷,同样的都是美人,林芷比她好命太多了。

    毕竟林芷不仅长得好,气质还好,而且她还听说林芷背后是有大官支持的,又有背景,对比起来她就太可怜了,因为一时的嫉妒,她脑子一热才做出了陷害林芷的事情,如今害人害己。

    不过这都已经过去了,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不能真的让她们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要把事情说清楚的,这个罪名她可沾不得。

    管事嬷嬷的偏向也仅仅只是偏向而已,在确切的证据面前,管事嬷嬷也不至于会颠倒黑白,毕竟现在林芷仅仅只是有潜力而已,并不是位高权重的宠妃,管事嬷嬷还不必如此讨好林芷,为林芷颠倒黑白。

    她心里面也有一些吃惊,林芷几人报复心也太强了吧,虽然她确实要陷害林芷,把这根簪子放在林芷枕头底下,想要把林芷赶出皇宫去,但是她没有杀人,林芷几人如今却想把这个罪名往她头上推,真的承担了这个罪名的话,那她还有什么活路。

    虽然现在她没有办法进入皇宫,只能离开皇宫,灰溜溜的回家,但是总比丢掉小命好啊,这个罪名她肯定是不能认的。

    这件事情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她辛辛苦苦把簪子放在林芷枕头底下,想要陷害林芷,她是傻了才会把簪子拿回来,她要是想拿回来的话,当初就不会把簪子放在林芷枕头底下了。

    要说她是想陷害林芷,这也说不通,毕竟也没有人知道簪子曾经在林芷的枕头底下出现过,她要陷害也不至于陷害的如此隐晦。

    毕竟就算她把林芷枕头底下的簪子拿回来,再拿去当凶器,她也是嫌疑最大的人,她怎么可能这么傻。

    “嬷嬷,这完全是无稽之谈,我怎么可能把言子放在林芷枕头底下之后还要拿回来呢,我本来就是想要陷害林芷,把林芷赶出皇宫去的,根本就不可能把这根簪子拿回来。这肯定是她们为了脱罪,想要把我拖下水,虽然我确实是想要陷害林芷,想把林芷赶出宫,我也承认我非常的嫉妒林芷,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我也接受惩罚,但是不是我做的事情,我也不会平白无故的被冤枉的,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这根簪子到底有没有被人拿走我也不清楚,但是在陈秀儿遇害的那天,我是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不在场的,大家都能作证,还望嬷嬷明察。”这位美人说道。

    这位美人就差明着说林芷等人为了脱罪,故意这么说,想要陷害她的了。本身已经得罪了林芷几人,她也不怕再得罪林芷几人,毕竟她们都想要把脏水往她身上泼了,她自然不会还逆来顺受的受欺负了,这个罪名可丝毫沾不得,她必须据理力争,也让管事嬷嬷知道,这件事情和她确实没有关系。

    “既然你说不是你拿走的这根簪子,那你有证据吗?”管事嬷嬷说道。

    看来管事嬷嬷确实偏心,对方说这根簪子是她拿走了,不应该是对方提出证据来证明她拿走了簪子吗,现在对方只是一个怀疑,管事嬷嬷就把她叫过来,让她自己证明她没有拿簪子,要是她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没有拿过簪子的话,是不是这件事情就直接诬陷到她身上来了。林芷几人胡乱咬人,管事嬷嬷等人还陪着她们一起,这种重视程度确实是她比不了的。

    这对她确实是非常不公平的,不过在这后宫当中就没有公平的事儿,势比人强她也只能受着。她很快就会被赶出皇宫去了,就算受了委屈她也只能心里面忍着,也没有办法以后找回场子。如今她就指望着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离开皇宫就算不错了,别再出什么其他的妖蛾子。

    “我当然有证据了,林芷不是说她在回去拿衣服的时候,见到了簪子吗。这说明我确实没有说谎,当时确实是把簪子放到了她的枕头底下的,既然林芷自己都承认了,那么管事嬷嬷应该不会有其他的疑虑吧。等她沐浴完更衣回去之后,簪子就不见了,如果对方描述的是真的的话,我也根本没有机会去拿这根簪子,毕竟林芷她们回去拿东西的时候,我也和同房间的人一起回去拿衣服去沐浴更衣,林芷回去的时候我还没有沐浴更衣完呢,还在那里等,因此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拿那根簪子,林芷说是我把簪子拿回去了,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别说我有证据能证明自己没有拿了,就算没有证据证明,我辛辛苦苦的把簪子放到了你的枕头底下,我是傻了才会把簪子偷偷的拿回去呢,你们就算想要脱罪,也要编个好点的谎话呀,我怎么可能会去把那根簪子拿回来呢,至于我拿这根簪子当凶器杀死陈秀儿的话,更是无稽之谈了,我和陈秀儿无冤无仇,我怎么可能去杀她,况且陈秀儿遇害的时候,我也没出过门儿,大家都能证实,你们想要诬陷给我的话,确实是找错人了。虽然我确实嫉妒林芷,想要把林芷赶出皇宫,但是我也不可能去杀人。”这位美人说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可有撒谎?”管事嬷嬷说道。

    “嬷嬷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我房间当中的其他的美人,问其他房间的美人也行,毕竟在沐浴更衣的地方,很多美人都是见到了我的,相信还是有人会有印象的,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幸好那天那个时候见到我的人多,能证明我没有时间去把簪子拿走,要是真的没人见到的话,这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这位美人说道。

    这位美人心里面也有一些后怕,幸亏当时她沐浴更衣的时候,等的时间有一些久,在沐浴更衣的地方耽搁了一些时间。很多人都看到她在那里,她没有作案的时间,不然的话这一次还真的是很糟糕。以管事嬷嬷现在偏向几人的程度,如果她没有证据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估计被泼脏水的可能性就非常的高了。

    之前她还有一些抱怨,她因为要挑选衣服和几个同房间的美人来晚了一些,排队的时候自然要排的更久,当时她心里面挺不舒服的,觉得前面沐浴更衣的人动作实在是太慢了,但是现在她才觉得庆幸,所以说老天爷都是站在她这边帮她的,不想看到她平白无故的被人冤枉替人顶罪。

    林芷几人真的是太过分了,虽然她陷害林芷是不对,但是她们也不能冤枉她杀人啊。况且她陷害林芷也不是没有受到惩罚的,她的前程都没有了,如今只能灰溜溜的回家,这样她们还不放过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这也不是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管事嬷嬷肯定会明察秋毫的,只要管事嬷嬷派人去问,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她也不怕林芷等人诬陷她,毕竟林芷几人陷害她的话根本就站不住脚。

    她怕的是管事嬷嬷真的偏向林芷几人,颠倒事情的黑白,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一个小小的美人还真的很难反抗,但是管事嬷嬷应该不会为了林芷几人如此行事,毕竟这件事情太后也关注着呢,林芷几个人应该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让管事嬷嬷颠倒黑白才对。

    毕竟这样管事嬷嬷承担的风险是非常大的,管事嬷嬷也不是私底下单独和林芷几人审问她,周围还有其他的宫女奴才呢,如果管事嬷嬷真的要颠倒黑白的话,也不可能把这些宫女奴才放在身边,把把柄直接交到这些宫女奴才手上。

    虽然管事嬷嬷是太后的心腹,但是其他的那些宫女奴才绝对是想要往上爬的,如果拿到了管事嬷嬷的把柄,到时候在太后面前揭发,管事嬷嬷也讨不了好,因此她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安全的。

    管事嬷嬷当然不会颠倒黑白了,毕竟虽然管事嬷嬷想要找人顶罪,但是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打算拿这个美人顶罪,毕竟这个美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动手,她不在场的证据那是非常的完善的,要说这个美人是杀人凶手的话,她自己都不信,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如果真的拿这个美人顶罪的话,那不是把太后当傻子耍吗,作为太后的心腹,太后的精明,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肯定还是要有充足的证据,她才能指认凶手,如果她真的可以随意乱来的话,那早就把这件事情给了解了。

    而且不仅仅是太后,陈秀儿的家人此时也是想要知道凶手是谁的,如果她随随便便找一个人去糊弄的话,就算太后那边能糊弄过去,陈秀儿家人那边也糊弄不过去,他们肯定会私底下继续调查,万一到时候调查出来真凶了,到时候陈秀儿的家人绝对是会把这件事情给捅出去的,那样的话才真的麻烦呢。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她愿意给林芷几人时间,让她们查出真相的原因,因为这些事情牵涉还是比较大的,并不是她自己一个人说了算。虽然在出事之后,她就注意控制这件事情的传播,但是这件事情这么大,想要遮掩也遮掩不住,特别是陈秀儿的家人,也不可能不通知他们,所以最好还是能找到真凶,就算找不到真凶也要找到足够的证据,让陈秀儿的家人没有办法挑刺才行。

    “这位美人已经把当天的事情说了,你们还有什么疑问要问吗,之前的时候我们也调查过,她确实是没有时间去把簪子拿回来的,只是怕你们不相信,我还是把对方叫过来对质一番,如今对方当着你们的面说出了这些事情,如果你们有疑虑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询问其他的美人,看看对方说的话是真是假。”管事嬷嬷说道。

    管事嬷嬷还是很给面子的,之前她就知道这个美人不可能把这个簪子拿走,但是怕林芷几人不服,到时候觉得她故意隐瞒,所以还是把这个美人叫过来对质,反正对她来说,把这位美人叫过来也不费什么事。

    林芷等人也知道这根簪子确实不是对方拿走的,而是沈婉言拿走的,就算之前不知道,沈婉言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了她们之后,他们也知道了。

    不过之前是她们要求管事嬷嬷把对方叫过来对质,现在管事嬷嬷和这位美人都已经到了,总不好她们自己取消吧,这样管事嬷嬷恐怕会认为她们这是在耍她。

    书客居阅读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