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杀人经过(五)
    ()

    我和末世有个交易正文卷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杀人经过其实沈婉言并不清楚,她当时簪子虽然扎在了陈秀儿的心脏当中,但是簪子毕竟很细,虽然刺穿了陈秀儿的心脏,但是当时陈秀儿还是有救的。

    陈秀儿并没有当场死亡,还活着,只是当时,沈婉言太过慌乱了,当时陈秀儿的气息太过微弱,她只是匆匆地收拾了一下现场就直接离开了,其实那个时候如果通知太医过来的话,陈秀儿还是有救的。

    但是就算当时把陈秀儿救过来了,陈秀儿估计也不会感谢沈婉言,当时陈秀儿倒下去的那个眼神如此的凶狠,如果陈秀儿被救活的话,那么沈婉言绝对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根本就用不着陈秀儿而动手,沈婉言伤了陈秀儿,虽然说陈秀儿被救回来了,但是这杀人的罪名还是免不了的。到时候一样会让沈婉言陷入牢狱之灾,失去小命,一样不会有好的结果。

    沈婉言家里面无权无势,只是普通人家,伤了陈秀儿,陈秀儿家的人可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她,就算宫规处置了她,估计她的家人都会受到连累。

    所以即便当时沈婉言知道陈秀儿还有救,估计也不会选择救她。毕竟沈婉言不傻,只要稍微想一下就知道应该怎么做对她最有利,虽然一开始她并没有想过要和陈秀儿作对,但是如今的这个意外让她不得不一路走到底,其实之前她仅仅只是反抗陈秀儿的对付的时候,如果果决一些,就应该直接对陈秀儿出手。

    因为就算她放过陈秀儿,陈秀儿也不会放过她,与其无时无刻不担心着陈秀儿对付她,还不如先让陈秀儿去死,这样的话她还有一线生机。

    沈婉言离开了之后,陈秀儿在地上躺着,虽然刚开始被刺中的时候,她直接昏迷了过去,但是后面她也清醒了一会儿,看着四周无人,她虚弱的连救命的声音都喊不出来,就只能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流逝,越来越虚弱,再次昏迷了过去。再次昏迷过去之后不久,也因为鲜血不断的流逝,失去了生命,这个过程还是持续了有将近半个时辰的,毕竟凶器仅仅只是一根簪子,而不是匕首,疮口还是比较小的。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与其说陈秀儿是失血过多昏迷的话,还不如说是因为害怕加上疼痛被吓昏过去的,不然的话中途也不会醒一会儿了,不过那个时候她真的失血过多,就算清醒了一会儿,没坚持多久就又昏迷了过去。

    其实陈秀儿也是咎由自取,她自己和宫女商量坏事儿被人听到了,不反思自己心狠手辣,反而想要杀人灭口。

    如今有这个结局,也是陈秀儿自找的,沈婉言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可惜却陷入到了这个漩涡当中无法自拔。

    当然了,如果陈秀儿会觉得自己的这个做法有错误的话,她也不会这么做了。在陈秀儿看来,除掉拦她路的那些美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沈婉言当时没发现陈秀儿还没死亡,还有救,陈秀儿失去了被救助的机会,这也是对陈秀儿的一个惩罚,如果陈秀儿不是如此嚣张跋扈狠辣的话,如果当时她听了沈婉言的解释,愿意井水不犯河水的话,也不会有这个结果了。

    要怪也只能怪陈秀儿太过愚蠢,也太过心狠,如果当时陈秀儿稍微聪明一点,就知道她们两个人,她肯定不是沈婉言的对手,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呢,她想要对方的命,对方反过来要她的命,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如果陈秀儿聪明一些的话,就应该装作放过对方,之后再想办法除掉对方,而不是当场就要除掉对方。

    虽然说有这个想法确实是应该的,毕竟她的秘密暴露了,杀人灭口,确实是一个处置的办法,而且如果不当场处置,万一沈婉言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其他人的话,那就更麻烦了,到时候就算杀掉沈婉言估计也没有多大的作用。

    道理是这个道理,做法也没错,但是也不看看她自己的实力如何,陈秀儿的地位是很高,但是两个美人生死相搏的时候,可不看地位高低,谁的力气大谁占优势,陈秀儿如今有这个结局,也只能怪她自己。

    沈婉言此时也不知道管事嬷嬷了解到了多少,知道了多少的真相,这种等待着被审判的感觉确实非常的不好,她都有一些后悔了,难道当初自己选择参与这次的选妃,是错误的决定吗。

    虽然这一次的选妃确实能让自己有机会一飞冲天,成为后宫的娘娘,能让家人也过上好日子,让自己过上好日子,但是这后宫未免也太过凶险了吧,杀机四伏,稍不注意就成为了枯骨,还有可能连累家人,她选择入宫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吗?

    如果她现在没有入宫的话,虽然日子平平淡淡,但是至少不会有这么多的危机,如今她也不奢望能留在后宫当中成为后宫的娘娘了,只要能平安的回家,她就心满意足了,也不知道她这个小小的愿望能不能实现,这后宫她确实应付不来,仅仅只是现在参与选妃就如此凶险,就算她运气爆棚真的进入到了后宫当中,估计也是炮灰的命。

    更何况那么多优秀的美人,那么多地位高的美人,她入选的机会微乎其微,几乎可以说是来陪着这些美人参选的。

    现在后悔也没有用,既然当时遇到了,那就是她的劫难,逃脱也逃脱不了。当时的情况不是她杀了陈秀儿,就是陈秀儿杀了她,她没有选择,而且当时她也不是故意杀死陈秀儿的。怪也只能怪她无权无势,不然的话陈秀儿也不敢这么对她,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确实,如果沈婉言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千金小姐的话,就算当时陈秀儿发现了沈婉言偷听到了她们的讲话,也不会直接下死手,想要杀掉沈婉言。毕竟让沈婉言保密,和杀掉沈婉言相比的话,杀掉沈婉言付出的代价会更大,直接动手到时候被发现的可能性也会很高,所以如果陈秀儿当时遇到的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千金小姐,就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而是会坐下来和对方谈,让出一些利益,或者答应对方一些条件,让对方把这件事情烂在心里,不要多管闲事,而不会选择杀人灭口。

    面对管事嬷嬷的询问,沈婉言都一一的作答,从沈婉言的这些作答当中,管事嬷嬷也没有找到什么破绽,对这样心狠手辣之人,管事嬷嬷一点都不欣赏,虽然对方的手腕儿高超,但是越是这样,这样的人越不能留。

    管事嬷嬷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因此对沈婉言的印象自然不好了,此时基本上是可以肯定沈婉言就是凶手了,毕竟按照现在的线索来看,除了沈婉言是凶手以外,就没有其他人了,当然世事无绝对,虽然在管事嬷嬷眼里面凶手绝对就是沈婉言,不会有第二个人选,但是之前的时候她不也也认为凶手是秋美人吗,现在也有了另外的嫌疑人,所以她还是要审问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如果有其他的线索指向其他的人,证明凶手另有其人的话,她也不会冤枉沈婉言。

    不过从沈婉言的话里面推测出来,并没有其他的嫌疑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沈婉言就是凶手,虽然说这个证据比较曲折,当初如果她没有查到这根簪子的事情,没有继续往下深查的话,估计也查不到沈婉言身上,不过如今既然查到了,那么断然没有让沈婉言逃过的道理。

    别说沈婉言毫无背景,只是一个普通人,就是沈婉言是有身份有背景的大官的女儿,线索指向了她,她也会秉公处理的。毕竟她背后是太后,没有哪个人比太后还更尊贵,太后吩咐的事情她自然得秉公处理,除非是她没有查出来,对方手段足够好,能遮掩这一切,不然的话她绝对不会替谁做隐瞒的。

    她能立足,靠的是太后的信任和重用,自然不能欺上瞒下,不然让太后知道了,她就不要想有什么前程了,被太后厌弃的人,哪还有什么前程可言,能老死宫中,那都是有福气了。

    “嬷嬷,您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有疑问的话可以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沈婉言说道。

    虽然沈婉言知道或许管事嬷嬷掌握了某些线索,甚至是有一些怀疑她,但是她依旧不卑不亢,反正不会有更坏的结果了,她肯定不能自己把自己给暴露了。

    沈婉言的回答毫无破绽,但是管事嬷嬷也不想继续这样纠缠下去了,时间也不早了,早点把凶手抓到,她也能早点休息,毕竟看样子沈婉言是不打算招认杀人的事事情。

    不过又有谁会直接说自己是凶手呢,都是巴不得隐瞒自己是凶手的事实,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招认,除非是证据确凿,不然的话谁又会老实,真的问就答呢。

    “你的回答确实毫无破绽,但是据我所知,你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无辜。当然我这么说你肯定会不服气,那我再问一问你,你认识陈秀儿胸口上的那根簪子吗,那根簪子是凶器,是秋美人的簪子,不过当时秋美人的簪子已经被人偷了,所以这根簪子并不能指认秋美人是凶手。当然秋美人自己说簪子被人偷了,我们也不会立刻相信,但是通过调查,我们发现这根簪子确实是被人偷走了,而且是被另外一位美人偷走的,当然对方的身份就不宜透露了,但是对方偷走这根簪子之后,并没有用来杀死的陈秀儿,而是直接放在了你们的房间当中,确切的说是林芷的枕头底下,想要陷害林芷,当时秋美人发现她的簪子不见了之后,嚷嚷了出来,不过我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并没有把这件事情闹大,仅仅只是在秋美人的房间当中搜查了一下,没有发现这根簪子,就放置在一边了,毕竟为了一根簪子,把大家闹得人仰马翻的,确实不好,一根簪子而已,慢慢的查就是了,只不过还没能等查到这根簪子的去向,陈秀儿的事情就出来了,陈秀儿被人谋害凶器还是这根簪子,因此当时我们最怀疑的就是秋美人,当时秋美人的簪子并没有找到,我们怀疑是她自己把簪子藏了起来,然后说簪子丢了之后,再用这根簪子当做凶器,杀了陈秀儿,想要掩人耳目,而且当时查到她确实不在房间当中,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她是三个嫌疑人当中最有嫌疑的一个,但是后来才发现,这根簪子确实是被人偷走了,偷走这根簪子的人也承认了,当时这根簪子她偷走之后放置在了林芷的枕头底下,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继续查你们四人的理由。经过多方查访,我们也证实了当时你们房间当中只有三个人,所以我断定,你们四人当中有一个肯定是凶手。其实当时我最怀疑的是林芷,毕竟簪子在林芷的枕头底下,林芷是最容易发现的,林芷发现了这根簪子之后就想将计就计,然后杀掉陈秀儿,还能把这件事情栽赃到秋美人的身上,不过后来发现林芷并没有离开房间,一直和三人在一起,所以肯定是另外一个离开的人作案,这个人就是你,所以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管事嬷嬷说道。

    沈婉言之前就猜测到了管事嬷嬷肯定是查到了什么线索,才会如此步步紧逼,不依不饶,果然对方是查到了线索的。这根簪子确实是一个线索,也是一个证据,但是要指认她就是凶手的话,那也太牵强了,证据肯定是不足的。

    毕竟这根簪子虽然当时确实是放在了她们的房间当中,不过这个过程都过了几天的时间,谁知道这根簪子会不会被人偷走,被人拿走,管事嬷嬷说这根簪子在她们房间当中出现过,就把这件事情当做证实她是凶手的证据,她可不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