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网> > 其他小说 >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 > 正文 215.路泽:ε(┬┬﹏┬┬)3
    白色的连衣裙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上面流动着像是水一样的波纹,罕见的绿色长发在没有风的情况下,也漂浮在脑后,微微摆动,就仿佛在呼吸一样。

    这个小女孩生着一张小巧精致的脸,白皙嫩滑的皮肤下面似乎能看到流动的血管,本应该是一副可爱无邪的模样,但此时却像个女王般坐在桌子上,大大的眼睛微微眯起,有些不耐烦。

    路泽站起来,他明明比这个小女孩高,但此时却产生了一种比对方低一头的挫败感,无关真实身高,她的周围似乎围绕着一种天然气场,把他压得死死的。

    但他不能退缩,身为A级大佬,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能表现出害怕一个小女孩的样子?

    没错,他有点害怕,身为死者这种情感本来并不明显,但不知道这孩子是何方神圣,在她的面前,他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这种情感,而且还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害怕。

    现在,要体面的,在不惹怒那个女孩的情况下全身而退,是首要目标。

    路泽盯着酒酿圆子,机械的重复着擦头的动作。

    如果是只有他们俩个就好办了,但现在这么多人看着还真不好办。一旦他退缩了,明天的玩家群里就会爆炸式的传他路泽是个怂包,他还要不要面子了!

    玛莎从楼上下来时,就看到这么一幕。

    大厅里的食客们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好戏。

    而酒酿圆子那孩子则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缠着酒瓶子的头发全部飘起,比平时稍微认真了一些。她的对面,站着个一脸严肃的男人,头上沾着酒水,脸色阴郁。

    玛莎知道酒酿圆子这个状态有点危险,可能下一秒钟就会把对面那个男人拍飞,但这是在餐馆里,被他们两个这么闹,还开不开店了?

    不过,对面那个男人生的相当有男人味,虽然留着艺术家的半长头发,但丝毫不显娘气,反而充满了一种优雅的气质。

    诶呀,诶呀,玛莎不由自主的托着脸。

    真是帅气的小伙子啊,可惜有点年轻,不适合她。

    “您坐下吧,看您有点累。”旁边突然有人给玛莎拉了一个椅子。

    玛莎有点意外,扭头看去。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衬衫,梳着清爽的卡尺头,脖子上挂着蓝牙耳机,笑容很爽朗的青年。

    汪天逸一直坐在角落里吃饭,另一边的热闹他没有去看,也没什么兴趣。不过当看到一个气质优雅,保养的非常好的中年妇人站在那里,手里还捧着两颗黑色的大白菜,作为一个四有青年,他必须要照顾妇女。

    “啧啧,我这兄弟的交际圈越来越广了,连这个年纪的人妻也不放过。”汪天逸带着一丝坏笑,摸着下巴。

    玛莎并不知道汪天逸的想法,只觉得对方是个好孩子。她一坐下就忘了自己之前要去干啥来着,把白菜放下,直接拿出茶具,慢悠悠的开始沏茶。

    “你是汤圆的什么人啊?”

    “没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个在这养老的老太婆。”

    “真的没有啥关系?看你从楼上下来,一定和汤圆很熟吧。”

    “诶?硬要说的话,是妈妈?”玛莎一愣,然后非常耿直的回答。

    汪天逸瞪大眼睛,母子?!原来唐元还喜欢角色扮演?这么重口的吗?

    咔咔——

    咔咔——

    汪天逸感觉周围有闪光灯亮起,结果发现是那个一直在这打工的小姑娘在给他拍照。

    “你事不关己的样子,需要有人记录下来。”季兰兰放下摄像机。“唐元在后厨,前面居然发生这么大麻烦,你身为他的朋友,不去帮忙解决也就罢了,也没过去通知我们。”

    “这不是什么大事吧,唐元那家伙能解决,那女孩不会吃什么亏。”

    “酒酿圆子当然吃不了亏,我怕她下手太重。”

    季兰兰直接走了过去,站在了酒酿圆子的前面。

    “这里是吃饭的地方,请……请不要闹事。”

    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季兰兰还是有些紧张,尤其是在这种场合。但这里是她工作的地方,是重新让她开始的地方,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里的气氛。

    路泽正想办法怎么说合适,正好现在有个人过来给他台阶下。

    “我没闹事,是这个牧正用酒瓶子打我,你们店里的孩子还纵容他,你们店就允许这样的人存在吗?不过我就不计较了,算了,我比较宽容,原谅你们了,毕竟都还是些心智不成熟的孩子。”

    他快速的说完。

    “你作为这家店的店员也应该负起责任。”没办法指责酒酿圆子,路泽只能对季兰兰说。“店里发生这样的事,应该及时出来调和。”

    “……”季兰兰无话可说,对方说的对。

    旁边的牧正也不知道怎么接了,对方有理有据,让他说什么。

    旁边的群众也无语,还以为能打起来呢,结果就这么收场了?

    “算了一家刚开业的小店而已,我怎么这么较真,走了走了。”路泽暗中松了一口气,面子找回来了,又很体面的撤退了,计划成功。

    “怎么回事?诶,怎么我一出来你就要走啊?”

    此时唐元已经从后厨走了出来,他的手里还握着厨刀。

    唐元看着周围的吃瓜群众,又看到酒酿圆子一副不嫌事大的无所谓样子,最后目光落在了正要离开的路泽身上。

    路泽加快的脚步,拨开人群,要挤出去。

    别叫住我,别叫住我,让我体面的离开就好了,不要找事。

    “等等!你是不是对我们店有什么不满啊?”唐元追上去,挡在了路泽的前面。

    “没有,只是我要走了。”

    不行啊,让所有客人满意是他的义务。

    “不,我能看出来,你肯定不满意,上次你就对我的料理不是很满意,所以这次一定要让你满意。”唐元目光灼灼,极为认真的说着。

    对待客人一定要真诚。

    “真诚待客,让你们如宾如归是我的职责。”

    唐元的目光落在嚣张的酒酿圆子身上,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低声喝道:“下来,坐在吃饭的桌子上,成什么样子!”

    “哦。”酒酿圆子的头发都落下来,把酒瓶子一个一个的放好,然后乖乖的站在唐元旁边。

    “你是不是又惹麻烦了?”唐元看向酒酿圆子。“虽然知道你肯定有理由的,但不能任性的想发泄就发泄,知道吗?一码归一码,只要在店里,他就是我们的客人。”

    “哦。”

    “她刚才怎么你了,现在就请你骂回来发泄一下吧。”唐元真诚的说。

    不,不,你让我走吧,路泽感受到酒酿圆子散发出的气息,就不寒而栗,甚至san值都要往下掉了。他这要是真骂回去,在店里还好,等到出了店,他就不算客人了,所以这孩子会不会追上来报复?

    “不不,没事。”

    “不行,你一定要满意而归,或者让她给你道歉也行。”

    酒酿圆子冷哼一声,挑了一下眉。

    路泽全身的毛都要炸了,但他还要硬撑着自己优雅的样子不崩坏。

    “怎么?虽然我这店小,但对待客人一直很真诚,你看不起我吗?”

    唐元就奇怪了,他就想和谐的解决事情,让大家都和和气气的吃饭,对方怎么就不买账?

    【事情究竟是如何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的。

    备注:ECHO眼也没有答案。】

    “我欣赏你的真诚。”路泽偷偷扫了扫酒酿圆子,努力维持语气平稳。“但真的不用了……”

    \( T﹏T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唐元今天就不信邪了,这人肯定对他有意见,一定要让对方满意的离开才行!

    ()